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/忙,更新暂缓,没坑

 

【佐鸣】像呼吸一样

哇哦,这是怎样的一种的傻白甜?


>>>


问:“我们都知道这本书你断断续续地写了两年的时间,而且它的整个故事也是你所写过最短的。它曾在你创作期间遇到什么困难吗?”

答:“其实我将这两年的时间当成了我的休假,写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负担。我写得很慢,同时也很享受。这个故事确实很短,但我必须要说这是我最钟爱的一本书,它很多地方都代表了我自己。”

 

问:“那《有你在的这颗小星球》是不是多多少少也代表了你的爱情观?”

答:(被逗得大笑)“唔……也许是的?我认为真正相互理解相互心意相通且深爱彼此的两个人,他们不会因为时间的长度和距离的遥远而产生裂缝,也会更珍惜彼此,闲时不多的交流带来满足和甜蜜。杀死爱情的,也许只是出自于内心不坚定的人之手。我愿意相信,这世上存在灵魂伴侣,一句话就能带来支撑彼此的力量,有满腔只说一个字也懂的爱。就像除非死亡才能让他们停止一样。”

 

问:你其实挺浪漫。但是过往你的作品中对爱情几乎相当轻描淡写。这次为什么会选择讲了一个爱情故事,虽然它是科幻类型,但主要讲述的仍是爱情。为了满足粉丝吗?

答:“我觉得这只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,过去是不想写。而现在我想写了,它就出来了。也算给那些很支持我的女粉丝的礼物。”

 

问:确实这个男主角非常的独特,很难会有人不被他吸引。小星球这本书里,其实另一个主人公是个对爱情特别迟钝的人。他却对男主角一见钟情,而且是看画廊的人像图中一见钟情。有些读者表示质疑,也有人说这里你没处理好,看起来太过梦幻了,主角的激情同时也过于突然。你怎么看?你在现实中可能也是这种人吗?你怎么理解爱的?

 

答:“有人质疑是很正常的,因为你不能指望能讨好所有人。我不是那种会很极端拒绝任何反对我写的东西的人。我也认为人人的理解不一样,在看待事物上就会有不同的看法,就像你认为浪漫,有些人则不买账认为它不现实。我也知道还有一些声音说N为X做的事抱着一股他自己都无法说明的极端的热情。它可能确实有些梦幻,但生活中并不也缺少这种一见钟情。诚然它有被我加工过,但它肯定存在的,我确信。因为你不能否认爱情的开始就是吸引。

怎么理解爱?这个问题好难……大概是喜悦或受伤都会放大一百倍的感觉吧,我无法具体陈诉。我更倾向于那种,我遇见它我就能立刻明白的,它无需有个具体的定义,反而如果要我去解释那才是真的遥远呢。但人人都总能遇到它的,对吗。”

 

问: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好多人说喜欢和你聊天了。你这次宣传得很低调,上周在三联书店办了签售也只办了一场。所以接下来是打算也不再为这本书签售了吗?

答:这个还没决定,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,我的编辑估计不会就这么放过我。

 

问:这本书出版后得到的反馈好坏参半,你在后记也记录了你结束这个故事后的一些彷徨,但是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很好,你也曾在签售会上回答,你并不后悔没有改那个结局。

答:是的。其实我在完成这本书后,给了一个人看。他看完了跟我说了一句话——我只是认为能写出这个故事的是个很温柔的人。因为他看到了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并把它告诉了更多的人。告诉你想告诉他们的,这不正是你的目的吗。

所以之后我就没有顾虑的将它交给了编辑,也没有进行太多的删改。

虽然结局可能有些遗憾,我是作者,但我不能滥用我的权利,去安排他们完全不可能走的人生,尽管这对于大多数人看来完满幸福。写故事非常令我着迷的一点是,他们在我文字中活了过来,有了自己的意志,决定他们会做的每一件事。其实到后面,剧情是由他们带着跑的,而并不是我。

 

问:“他”是不是就是你常常说的神秘人S?你真的常常提及他。

答:(自豪的笑)是的,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。

……

 

男朋友。

佐助并没有把访谈看完,将杂志放回了茶几上。

他起身到书房,敲了一下门,然后推开它。他的男朋友正以一种非常猥琐的姿态蹲在升降椅上,佐助非常习惯地忽略了这个,没有挑剔地夹起他的眉。

“就五分钟!”鸣人在他开始走近第一步时便哇哇大叫,手指却仍十分灵活的在打着键盘。

佐助当然没有理他,他走过去,站在后面看了看。《Mass Effect 3》是鸣人最近在尝试玩通关的游戏,依照现在的进度条,也还只跑了一半。

佐助刚想开口说话,鸣人就心灵感应似的急急的吼了出来:“佐助你走开,谁要你的攻略啦。”

“不然干嘛一直说你吊车尾。”

“……你够了”

佐助又看了他几分钟,只好又出去了。漩涡鸣人常常没有作为恋人的自觉,现在他们的相处模式跟作为朋友时期时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如果不是多了上床这个步骤,佐助甚至都分不出来原来这叫男朋友。鸣人一向对待他特别,所以当时全世界都猜鸣人喜欢他,原来竟是对的。

这个人明显起来到人人都懂,唯独自己拎不清。可怜他那时竟然比当事人自己还要早看清这点。之后对方才像开了窍般对他一阵牛皮膏药的死缠烂打,追求又倒贴。

年度最受欢迎的作家第十位,在平日里也不过是个打游戏邋里邋遢的宅男而已。

 

佐助打开冰箱,大略地扫过每一层,在心里记下来稍后去超市必须买齐的东西。他的耐心十分有限,在他正准备再次进去警告鸣人里,对方终于出来了。鸣人穿着拖鞋,还有睡衣,头发翘得乱七八糟。

“我当初是看上了你哪点。”佐助毫不留情地说出来。

“恕不退货,哪有吃了还能再吐出来的道理。”鸣人走过来抱了抱他的腰,“虽然我知道你很嫌弃我,但你很爱我这个事实我还是能感受得到的哦。”

佐助撇了撇嘴。

鸣人抱了一会,才又松开。

“我去换身衣服,三分钟就能出来。”鸣人边走边揉着头顶上翘起来的毛。

 

他们步行去了最近的一家商场,每个周末他们都会一起出来购买生活用品。其实这也是培养感情的一种方式,鸣人就很喜爱这样做。

佐助推着手推车,先去了生鲜区,主要解决今天的晚餐。他和鸣人对料理都不太擅长,即使天才如他也不得不承认真的有自己不在行的东西。

而且他们的购物方式也很简单粗暴,基本走一路拿一路。

两个一米八高的男人一起逛超市的确有些罕见,特别是在下午四点的时间,周围大多都是买晚餐食材的家庭主妇。

鸣人看着佐助在前面走,他觉得这样挺好的。他们之间很少会说甜言蜜语,都不是那种性格,但是偶尔真情流露的时候彼此都会觉得对方坦诚的样子很可爱。

 

宇智波佐助是被他生生掰弯的直男。

 

鸣人好奇起来:“当初有一段时期你是真的在躲我的,对吧?”

佐助明显很诧异他为什么忽然提这茬,但也不隐瞒,张口就说:“因为你的眼神,每一眼都在跟我说佐助我喜欢你,仿佛只要我拒绝,你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哭着求抱。”佐助正经的说,“我很为难。”

“你这么说我可就不服气了。”

“你就是不喜欢听真话。”

“你知道我平时都如何夸你的吗?”杂志上。

“记得改,过于频繁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鸣人伸手从橱柜里拿了一大盒牛奶,而后又顿了顿要放回去。佐助喝牛奶会腹泻。

佐助看了他一眼:“没关系。”确定鸣人又拿回来后才说,“我喜欢你身上的奶味。”

鸣人拿着一排牛奶忍不住挡了挡有些发热的脸,他羞耻又尴尬,“你能不能注意一下素质,这可是公众场所。”

“那就不要撅着屁股撩我。”

鸣人脸红得转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佐助的表情却很自然的一本正经着。

“你是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”

佐助从上而下扫了他一眼,伸出手拍了一掌他的屁股:“你真的很辣,男神。”

鸣人面红耳赤,这是他早上收到编辑整理过来粉丝送过来的礼物,某张卡片上正是写着这几个字。鸣人是真低调,但为了宣传新书也曾各种曝光过。

“都老夫老妻了干嘛还吃醋。”要说招蜂引蝶的怎么都不会是他吧。

佐助听到此话愣了一下,板着的脸忽然松下来扬了一下唇。

“干嘛又笑得这么甜。”情绪变化能不能这么快。

佐助却没有搭理他,推着购物车先走了。

鸣人揉揉鼻子,某人满足的点要不要这么低。老夫老妻而已,这么容易讨好,能不能有点冰山男神的自觉。

 

“喜欢你,甚至于优先自己。”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肯定很奇怪吧,这个问题他也许一生都不会理解,而他早已经为此做好准备。这是佐助曾经真实的想法。

他遇过多少优秀的人,谁声称爱他爱到死去活来。但人生哪有那么好的事,你喜欢的别人,别人也刚好喜欢你,痴人说梦么。

他记得他当初对鸣人说这些话时鸣人的样子。

“你一定是这世上最不解风情的攻了!”

“你还不是一样爱死我。”咬唇反击。

鸣人怨恨地瞪了他半天,竟然没话可讲。

因为——无可反驳。

 

 

END


没什么内容,只是不想停下来。

  160 15
评论(15)
热度(160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