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佐鸣】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

阅读指南:其实根本就没这个玩意。当我说它有猫病时,相信我它就确实是一篇有猫病的文,佐助和鸣人,嗯,他们是两只孔雀。

 <<<

佐助是公认的,园子里最漂亮的一只孔雀。

 

 

它闲庭漫步地走在每日散步的必经之路上,脖子优美地挺立着,阳光也眷恋地徘徊在它的羽毛上。

一只从果树后面冒出来公孔雀欢快地蹦到了它的身边——它在这个园子里最受其他动物及饲养员的喜爱。

“佐助。”鸣人伸长脖子,用嘴巴亲昵地蹭了蹭佐助的脸。

佐助站在那儿,静静地享受着它的亲吻和抚摸。它本想表现得毫不在意却又同时的有些脸红了起来,最后只能掩饰般(如同往常的每一日),轻轻冷哼了一声。

鹿丸在他们的头顶上无聊地看着,它和丁次是被安排在另一处地势比较高的丹顶鹤,虽然活动的地方不如其他动物多,却有非常长的通道可以让它们散步或晒太阳,也有属于自己的湖和栖息地。

鸣人挨近佐助,用自己的脖子亲昵地碰上佐助的脖子,它真是喜欢极了这样与佐助亲近。佐助感受得到鸣人温暖的体温以及它顺滑的羽毛,不只如此,它还听到了鸣人舒服的叹息声。鸣人亲昵地反复蹭着它,脸上十分享受。

真是越来越过分了。

佐助生气地想。

但是它还是静静地站在那儿,竭尽全力克制自己不去抚摸鸣人,同样克制自己不去亲亲它,用自己的脖子跟它交缠。

 

风柔柔地吹着,阳光发痒地晒着。

“佐助,我可以跟你一起散步吗?”鸣人终于满足地离开它了一些。

远处的两只雌孔雀,凑热闹地看着它们,经常说着它们的闲话。

在鸣人没到这儿来之前,佐助从来不会遭遇这些,它总是清静及自由的,从没有人曾敢来打扰过它。

佐助越想到这儿就越觉得心烦意乱,便不大高兴了,立刻转身就走,嘴里还冰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为什么!”鸣人当然跟了上去,他紧挨着佐助走着。

“别离我这么近。”佐助没好气地说。

“我想跟你这么近。”鸣人理所当然道,它总是在这方面表达得相当正直。佐助听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它深知即使对鸣人使用恶毒的语言攻击,对方也丝毫不会在意。而它的回答也是那样的多么干脆直接啊。

“从我认识佐助的那一天起,佐助不就是这样了吗,我不希望佐助会改变。而且,佐助只会对我才会这么独特吧,总是跟我说那么多话,还会阻止我犯傻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特别的,对于佐助而言。”

是的,特别讨厌。在这方面的确是非常特别的。

所以佐助尝试了另一种新办法,不去对鸣人说任何的话,不去回应它任何一种反应。

 

它悠闲地散着步,有时走过树荫,有时走过花丛。鸣人喋喋不休地在他耳边说着新鲜事。

“我认识了一位新朋友。”鸣人说。

它等了好一会得不到回应就接着独自讲下去。

“它是一个害羞的女孩,我们现在每天都要说上一阵话。她说她非常喜欢我,所以才会表现得这样谨慎。”

鸣人有些迟疑地问:“这是真的吗?佐助。喜欢是这样表现吗?”

它似乎真的充满困惑,佐助想,但它是不会帮忙做出任何回答的。

可能,也许……

“但是我也非常喜欢佐助啊,为什么我没有“害羞”这种情感呢。”鸣人依然独自思索着。

佐助一下子停下了脚步。它对上鸣人天真的双眼,好吧,它就承认,每当鸣人直白地说出这种话,它就脸红。

“因为它在爱慕你,白痴。”佐助不大耐烦地说。它每天都期盼鸣人的智商能有所长进,但现在,它几乎已经完全习惯对方的白痴了。

“爱慕?”鸣人终于有些表现得明白了,但静静思索它又完全不解了。它困惑不已,便小声说:“可是我也非常爱慕佐助啊!”

佐助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。

它不止脸红,感觉身体都发烫了起来,以至于有些想张开尾巴。

“那怎么能够一样,白痴吊车尾!”佐助只好粗声粗气地朝他吼。

“可是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同啊。”鸣人被它吼得有些懵,却依然坚持地回答。

“因为它想跟你交配。”佐助又气又恼,“难道你也想和我交配吗?”

鸣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它,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佐助看着它这副蠢样子,在自己脸红得快要爆炸前,就甩开鸣人离开了。

 

鸣人很喜欢饲养员,那是一个很活力的姑娘,当然要是你乱哄哄的闹,那位姑娘就会很凶。鹿丸说她很暴力,丁次也附议。但是鸣人依然非常的喜欢她,她只要一进园子里来,就会干巴巴地跟在她后面。

今天鸣人也这样做了,午饭很丰盛,它吃了不少还得到了一个水果。

鸣人决定更爱这个饲养员了。它溜到半山腰去,站在笼子外跟鹿丸聊天。

 

“鹿丸,你懂吗?”鸣人说。

“不想懂。”鹿丸冷酷无情的答。

“佐助问我是不是想跟它交配。”鸣人没有任何情感起伏地说出这句话。

鹿丸差一点,真的差一点就要翻白眼了,也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佐助问我是不是想跟它交配,”它说着还不太高兴了起来,“鹿丸你怎么都听不懂呢!”

鹿丸把脸埋进它的羽毛里,它根本一丁点都不想懂。

滚开吧基佬们。

“鹿丸……”鸣人大声喊。

“所以,你想跟它那样吗?”鹿丸好半天才抬起头来半死不活地问它。

鸣人瞪着它,好半天又忽然低下了头去,它认真而缓慢地说:“我是公的,佐助只能和别的雌性这样做。我说的对吗,鹿丸。”

鹿丸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。它想,你也不是不懂的不是吗?

但是这样的鸣人真是太少见了,它刚来的第一天就几乎让园子里的所有动物都成为了它的朋友。它很开朗,总是很多话,又同时很真诚。也正是因为这些,鹿丸也非常的喜欢它,虽然它都不说。

“咳……这种事你怎么可以擅自帮它决定。你应该要自己去问佐助。”于是鹿丸便忍不住安慰了。

鸣人抬起头来,似乎觉得鹿丸说得很有道理,顿时明朗了起来,它开心地转了一个身,朝鹿丸感激地说:“你说得对,我应该要去问佐助。谢谢你哦,鹿丸,我还会上来找你的。”

不,你就不必再上来了。鹿丸一脸头痛地在心里说。

 

鸣人在回去的路上思考着,它的小伙伴,就是佐井已经赢得了一位美人,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有小孔雀了。

鸣人绕着路,走到一处极僻静的地方,那里有绿色的草坪,旁边还有一棵青葱的大树。那是佐助休息的地方。

果然,它再往前走了两步,就看到佐助了,对方卧在草地上,看起来正准备休息。

天色渐晚。

鸣人走过去,佐助看到是它显然很有些吃惊。鸣人慢慢地挪过去,在佐助附近也卧了下来。

“佐助,可以留我在你这儿过夜吗?”

“不行。”佐助斩钉截铁地拒绝。

“我已经打定主意了。”鸣人丝毫不在意对方的回话,它说着还更凑近了佐助一些,它们的羽毛相互碰到一起。

佐助浑身战栗地打了一个抖。

“嗯,佐助。”鸣人吞吞吐吐道,“关于今天早上的那个问题。”

“嗯?”佐助不太高兴地皱起眉,它本来已经有些忘了早上的内容了,现在鸣人又提了出来。

“佐助想和我交配吗?”鸣人问。

佐助的脸腾一下的就红了起来,它感觉到一股热气先是从它的脑袋开始,最后沿着脖子流进身体里,它几乎全身发起抖来。

而罪魁祸首一脸真诚地看着它,根本体会不到它半分的煎熬。

“你在说什么蠢话。”佐助气急败坏。

“那就是不想。”鸣人低落地垂着头。

拜托!这不过是它装可怜的伎俩,让它难过这么一点,很难吗?

佐助不吭声了。

“可是我想……”如果孔雀能哇哇大哭,鸣人此时一定会这么做了。

佐助复杂地看着它:“鸣人……你知道,我们不能。”

“可是,对我而言,只是取决佐助想不想而已。”鸣人说。

 

 它真是一针见血。

 

佐助简直回答不出它的话来。它站了起来,在草地上来回踱步,接着嘭一下抖开了自己的羽毛。它确实是这园子里最漂亮的一只孔雀,它的羽毛在朦胧的月光下闪着梦幻的光。

鸣人惊呆了,只会愣愣地就这么看着佐助开了屏。

佐助面红耳赤,它看着鸣人,一下非常恼火,因为这个呆子就这么看呆了(虽然非常高兴鸣人这么轻易就被它的美色俘虏)

这是它出生以来,头一次这样做,头一次这么展现给别人看。它高傲地昂着脖子,睥睨着鸣人那个呆子。

鸣人有些害羞地动了动。

佐助却忽然骑到它身上来了。

“别动,白痴。”佐助咬了一下它的头。

鸣人的脸都要热熟了。它感觉到佐助的泄殖器碰到了自己的泄殖器上,鸣人感觉浑身发软,动都不敢动。

“佐助……”鸣人可怜兮兮地说,“这跟我想的有些不太一样。”

佐助不高兴地瞪大眼睛,它是否会错意,如果它会错意,它今晚就把鸣人杀死,然后扔进湖里去。

鸣人伸头碰了碰佐助的脖子,它小声的说:“我以为我会在上面的,我……我想看佐助被我压着的样子。”

尼玛,鸣人看起来这么纯洁的孔雀,原来内里是这么个下流胚子。佐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只感觉到下身源源不断的热意。

“你别想了。”佐助说。

“可是我想看佐助。”这么一只高傲的孔雀如果被它压在下面它才爽呢。

“呵……”佐助缠住它的脖子冷笑一声,“我们来试试?”

 

 

基佬的夜晚。鹿丸看着月亮忧伤的想。

嗯。丁次依然附和。

 

 

 

end.

 

留着再捉虫

  515 66
评论(66)
热度(515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