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[花邪] 母鸡

呆在我看得见的地方!

吴邪瞪着天花板,彻底清醒后,这话就在他脑海里扎根了。

他躺在床上,细细回忆,再想想是不是睡梦中手压了胸膛,这乱七八糟的梦说得再简短也还是挺匪夷所思的,他都多久没看恐怖片了。

梦里的另一位主角“咔”一声转开他房门直接就走进来。

吴邪有点心肌梗塞,“会敲门吗。”

解雨臣倒是有点刮目相看,盯着他很无情地嘲笑一句,“醒了?”

“做噩梦。”

没想到解雨臣点了点头,语气很认真,“这房子闹鬼。”

两人瞬间无话。

“去洗脸。”

“干什么?”

解雨臣从手机挪出视线暼他一眼,只一眼也令他浑身上下如坐针毡,吴邪最烦他这么看人,跟谁都不是东西似的。
声音一个字一个字从解雨臣嘴巴蹦出来,“你忘了?”
“哪能啊。”吴邪伸个懒腰光着膀子起了床,开衣柜捡了一件T恤,想想转手又换了件衬衫。

解雨臣开车,出发前两人买了两笼小笼包和两杯豆浆。解雨臣有个臭毛病,谁也不能在他车上吃东西,特别是味儿浓的。吴邪看着打包好的小笼包,一边咽了口水一边默默猜,如果赶在小花把他扔出车窗弄死之前,是不是能吃掉一个。

“饿吗?”

“你想我怎么回答?”

“饿,就给吃。”解雨臣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踩了刹车,这长长的队伍按照经验,估计得有个3,5分钟吧。

吴邪认真地回忆了一下,“我昨晚没得罪你吧。”

解雨臣要转过身子来。

吴邪立刻识相地打开了包装袋,“吃!就是你突然这么通情达理的,我很不适应你知道吗。”

“什么馅?”解雨臣看他手上剩下的半口,猪肉葱,没说什么,只是一路上都不再说话。

明天霍老太生日,上午10点半有个拍卖会,解雨臣要去拍样东西。壕与凡人之间隔的何止墙,即使不是海也得是条不见底不着边的大河。他们得先开车去霍秀秀的店,一间书吧,跟开着玩似的,但周末的人流量却不算少。

“嗨,吴邪哥哥。”霍秀秀明显也是刚过来,正要开门。

“你这店怎么还开吗。”吴邪站在边上有点好奇。

“一会有学生要过来呢。”

“待会出去怎么办,有人顾店吗?”墙上还贴着招聘的海报,兼职生都要回家。

“就丢着呗。”解雨臣停好车走过来应声,粉红衬衫十分招桃花。

霍秀秀也跟着笑起来,转头也朝吴邪重复一遍,“就丢着呗。”

壕无人性。

装修过分文艺,摆设更显故意,但整体环境还是很舒服,每天供应的菜单也都不一样。他走到一角翻翻楼梯间放置的书,果然不大一会就有几个高中生走进来,嘻嘻哈哈的,青春无敌。其中的女生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小花眼都直了,小花还特别没下限地朝他们微笑打了个招呼。女孩子差点兴奋得没跺脚。

吴邪感受着被习惯性无视的落差,真是走哪哪都是这个待遇,想到这个他竟然忽然十分想念起胖子和王盟来,没人打嘴炮。

等这几个学生上楼,霍秀秀才低声冲他耳边:“别吃醋啊,吴邪哥哥。”

“啊?”他莫名其妙地回头。

“我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霍秀秀又加了一句。

“说人话呗。”吴邪没脾气了,嘴痒痒想抽支烟抬头就看到了店内贴的不能吸烟的动画海报。

拍卖行,古董玩意,稀奇古怪的什么超高价收藏品,老实说他是挺有兴趣走一趟的,虽然要碰上喜欢的没钱拍下来蛋是有点疼。可秀秀毕竟在,吴邪就觉得没必要去摻合。霍老太跟他爷爷有过一段,去霍家每次都挺尴尬的,要不必须,他都不太想去凑热闹。

三个人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,大概是这么个意思。

“要么,我留下看店吧。”吴邪在外面等的时候没忍住点了一支烟。

“嗯?为什么?没东西偷。”霍秀秀说。

“去呗。”吴邪吸了一口扬扬手,解雨臣跨出门口看了他一眼,没勉强他。

所以,情况就成了这么个情况,吴邪看店。周日,屁学生也真是多,这个地方地理环境不错,容易找,这清新文艺的气氛学生都偏爱这口,霍秀秀还打算要养些猫。

吴邪坐在吧台后面的椅子上看电影,给屁孩子放点音乐,画面无聊的时候看看小屁孩拿手机自拍或拍照。

一个男孩走进来,也许是找人的,也许来惯了。站在吧台前,眼睛也不抬。

“姐姐,要杯柠檬茶。”

“没睡醒吧。”吴邪看他。

男孩总算抬头了,有点惊讶,估计还以为换主人了。

“柠檬茶。”看清他后,声音没好气。

“木有。”吴邪立马接口。

男孩又抬头确认挂在墙上的小黑板菜单,看着他正儿八经的睁眼说瞎话也是愣,还做不做生意了。几秒后瞪他,低声骂了句神经病才上楼了。

吴邪一下子就乐了。

解雨臣他们回来得不慢,赶在12点以前。还是那个男孩子,下来点点心。人手不够后,菜单就撤下很多东西了。

“不要柠檬茶吗?”吴邪又逗他。

“你不是说没有吗!”

“刚才没有啊。”

“……”男孩子无语了,估计这会是有执念了,“那现在有没有。”

“现在也没有了呀。”吴邪也学他语气,都不明白自己哪来的恶作剧。

解雨臣靠在门口看他老半天,眼睛眯着,不知道是笑还是借机看人。

男孩子愤恨地上楼了,吴邪都能看到他额角的青筋。霍秀秀笑咯咯,“吴邪哥哥,你怎么这么坏。”
 “这不是好玩么,我把点心送上去。”想想又补充,“附赠饮料吧!”

吴邪装好东西,经过解雨臣身边,感觉空气都变少。

这是一个什么阶段?

就是你明白,我了解,彼此不表态,偏还诡异地享受这个状态。

新房子,住进来一周了,吴邪还住不太习惯,中午一起吃过饭后,顺便从霍秀秀那里顺回来本书。

“我怎么越看越不对劲了呢。”吴邪坐在沙发末端,忍不住跟解雨臣吐槽了起来。他近视程度不高,偶尔看看书才会戴眼镜。戴眼镜分合适也分不合适的,吴邪戴起来,按胖子说的,讲黄段子起来会心虚点。

解雨臣敷衍都没一声的,玩着手机,眼皮都没动一动,头靠在沙发垫上,曲着一条长腿,姿势像个大爷。

吴邪看人没反应,就捡了一段念。

“他求我念《沙纳玛》给他听,我说我改变主意了。告诉他我只想走回自己的房间去。他望着远方,耸耸肩。我们沿着那条来路走下,没有人说话。我生命中第一次渴望春天早点到来。     ”

解雨臣挑眉不知所以地看他,吴邪咳了一声,“好吧,这段是有点含蓄,让我挑点没那么狗血的。”

“我每天尽可能不跟他照面,并以此安排自己的生活。因为每当他在旁边,房间里的氧气就会消耗殆尽。我的胸口会收缩,无法呼吸;我会站在那儿,被一些没有空气的泡泡包围,喘息着。可就算他不在我身边,我仍然感觉到他在,他就在那儿。”

吴邪念完,他们对视几秒,搞不清楚是谁开始的,后面的将近一分钟都在沙发上笑成一团。

“还能不能行了你。”解雨臣脸上笑意未退,半眯着眼看他。

“你不知道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说他不行吗?”

“哦?”解雨臣听到这话收起了软骨症,从沙发上起来认真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阵。

“……看什么看。”

“看你行不行。”小花说完重新躺下去,又讲,“也不怎么样,看起来就不太行。”

“还来劲了你。”吴邪翻他一眼,“星期一,必胜客大门。”他捧了一个开花手型边说边忍不住笑场,“让让姐姐,让让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解雨臣踢他差点整个人翻下沙发。

“姐姐这力道,爽不爽。”解雨臣的手机发出一阵游戏升级通关的音乐。

“他娘的,还能不能保持跟脸蛋一致的力气了,这么凶残。”被刚才一蹬出了他一身汗。

解雨臣没理他这茬,只道,“昨晚又做什么噩梦。”

吴邪想想,“落水,都第二回了。”

“吓死你了吧。”

“是呗,都几乎是被我间接弄下去的,真牛逼。解大仙给不给算算。”

解雨臣默了三秒,“打电话,问胖子。”

吴邪没动。

解雨臣也没动,好半天他从沙发上坐起来,松开手机。“今天想什么?”

“什么啊。”

“吴邪,能认真吗。”

吴邪不太理解这突然变化的氛围,可他能想什么,有想什么?即使有,说得出口么。

解雨臣大力掰了一把他的胳膊,让两人面对面,“今天说明白。”

“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给人一点提示。”吴邪说着愤怒,“我不懂。”

“给你一万次机会,还是装傻是不是?”解雨臣的声音认真到冷酷。吴邪感觉胃部一下子就缩紧了,形容不好。

“你没必要。该害怕的人,是我。”解雨臣说。

吴邪愣了。

打死他也不理解,解雨臣怎么会挑在这时候要摊牌。

“你想慢慢走,我等你。哪天我不愿意……你准备怎么办?”

吴邪张了几次嘴,他其实想说,你说话别专来难听的,不知道他受不了?

解雨臣吸一口气,假眉假目有些寒人地笑笑。

“吴邪,别挑战我。”
 何其无辜,他倒是想这么反驳。话一旦说出口是要付出代价的,吴邪的话在嘴边溜了几回。
 “什么你都想要赢。”吴邪说了个结论,“我们多像啊!你等我向前,我也一样。”
 这回轮到解雨臣失语。
 说起来都好笑,两个大老爷们,对着要不要捅破窗户纸的事纠结来纠结去。吴邪都不知道原来他们也能这么不干不脆。
 “你对谁都一样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在认真。你的试探太多,我也会失望。”吴邪直到自己说出来才发现原来怨念挺深。
 解雨臣也没客气,“你这么让步,也真是很认真。”
 “翻什么旧账,你赢不了我,你的黑历史这么多。”吴邪丢下书扔在沙发上。
 静止一秒,不知怎么的,解雨臣就听笑了,“你知道现在气氛很紧张吗?”
 吴邪本来是气,但想想也很滑稽也忍不住笑,“缓冲一下啊,又没有胖子。”
 解雨臣靠近他抓住他手腕,生生把他拖近了距离。
 “我好歹120多斤啊!给点面子行吗。”吴邪破口大骂。
 解雨臣速度欺身亲他。
 软。
 嘴唇也好,舌头也好,呼吸都变化成小心翼翼。解雨臣的拥抱很有力,独特气味缠满鼻尖。
 吴邪搂住他的腰没有技巧的回应,跟解雨臣做这么亲密的事情,其实他整个脑子都是木的。但这感觉太好,直到停下来刚才那些争吵都变得不再值得一提。
 解雨臣嘴唇很红,他舔了一圈下唇,咬破的伤口有些痒,他笑:“吴邪,你很厉害啊。”
 吴邪老脸一热,只觉拍个鸡蛋都能煎饼了。
 解雨臣把他挡脸上的抱枕拿下来,假装严肃,“你这个表达,我看不懂。”
 “笑个屁,要脸吗!”吴邪愤恨地冲他大喊。
 “说真的,这一句话很难吗?我等你一年,不逼你,是不是就不走。”
 “你当我小毛驴啊,抽一步走一步,我心慌,你不懂。”
 “还不是走了吗。”
 “闭嘴吧,吴家绝后了。”
 解雨臣感觉很好笑,“什么?”
 吴邪却突然严肃,很认真,“看你生气就冲动了。”
 解雨臣看看他,亲亲他的嘴,“继续发扬光大。”

fin.

无法直视,天啊,为什么这么难写,跟理想差距十万八千里。
 原著是成年人,这里就是小学生。

  54 3
评论(3)
热度(54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