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/更新暂缓,没坑

 

【雷安】心动瞬间 (G文,短篇一发完)

/看题目就应该知道是沙雕恋爱文,雷狮主动出击?

/是给@Azusa莉老师《不完美准则》的G文,感谢她没有嫌弃。

/今天是520日,大家520日快乐~


雷狮这辈子没对谁服过软,安迷修是第一个。


“你要是无聊就出去,不要在这里占地方。”雷狮他大哥坐在大厅和朋友谈生意,谈得兴起转过头时,看到雷狮坐在旁边的沙发,懒洋洋地跷着腿。

“你要清楚,这不是书房。”雷狮头也没回,一只手摸着英短蓝猫,语气相当冷淡。

这只英短还不到一岁,平时在家里根本不理人,却非常黏雷狮。雷狮并不是很喜欢小动物,只是他在这里坐下不到三分钟,猫就很积极地跳上沙发蹭了过来,一副求摸求抱的样子。雷狮对公司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他大哥大概不会毫不避嫌地在他面前跟别人聊这些。

他们在一个屋檐下整整相处了快二十年,相处模式改不了。他大哥听到雷狮这么说话也不介意,喝了一口酒才不咸不淡地问:“今天不是有约会?。

雷狮屈尊降贵地给了他一个眼神,他确实有个约会。

“你应该更主动。”

猫咪舔了舔他的手指,雷狮蹙了一下眉头将手擦干净。他不需要让别人来教他谈恋爱,所以没有应声。他站了起来,猫抱着他的大腿,走到哪就跟到哪。雷狮有些无奈地拎起它的后颈,丢到沙发上,然后捡起茶几上的钥匙,说了一声要出门便转身朝车库方向走去。

他的约会对象是安迷修,雷狮从遇见他的第一天起就想要泡他。

 

七月份的夏季十分炎热,马路升腾起来的热气像沸水般滚烫。雷狮在红绿灯路口前停下,点亮了手机屏幕,对于是否给安迷修去电这个问题,思考了五秒钟。现在还远远未到约定时间,雷狮不想显得自己很着急,虽然看安迷修对他露出无奈何的脸有些爽,但他知道现在过去一定会让安迷修困扰。绿灯亮后,雷狮不急不忙地改道去了朋友开的酒吧。

此时不过下午一点半,酒吧大门还没开,雷狮是从后门进的。

“老大,你想喝点什么?”佩利在吧台前热情地问他。店是佩利和帕洛斯合资开的,佩利赶跑了酒保亲自过来给他调酒。

“新品?”雷狮看到吧台上放得乱七八糟的酒瓶和酒杯,这个点还没准备开始营业,店里只有两个服务生和佩利。

“要试试吗?会有些辣,比较烧肠子,后调微甜。”佩利得意地炫耀他的新作品。

雷狮坐在高脚凳上,把杯子推过去,道:“来一杯。”

他的朋友很多,大部分都是酒肉朋友。雷狮身处的环境需要扩展交际圈,所以有时难免需要做些逢场作戏的事。佩利和帕洛斯和他臭味相投,算是和他玩得时间最长的两个。

“卡米尔呢?这些天怎么没看到那小子的身影?”佩利会这么问,是因为每逢假期,经常能在雷狮身边见到他。

“被拉去参加夏令营了。”

“这么惨?”对于一个学渣来说,佩利这话说得确实真心实意。卡米尔是雷狮的堂弟,智商很高,头脑灵活,喜欢跟着雷狮,不然他那个年纪也不可能跟佩利他们玩到一块——压根不是一个类型的人。

“试试?”佩利兴奋地把高脚杯推过来,杯口卡着一片柠檬。咬破柠檬,轻舔了一口细盐,雷狮沿着酒杯抿了一口酒。确实烈,和龙舌兰一样的喝法,但入口更辣,炸得人口腔直生涎水,但烧胃之后舌头竟有些甜,唇齿有很醇厚的酒香味。

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佩利期待地搓搓手,邀功般地看着他。单细胞就是单纯,总是会把所有的情绪都放在脸上。要是安迷修也是这种人就好了,雷狮暗想,不然就不会那么麻烦,令他瞻前顾后。

“叫什么?”雷狮随口问。

“嗯,这个配方是帕洛斯改的,他说叫‘疯狂的爱’,”佩利说到这里,用力地搓了搓手臂,“我是让他不要用这么恶心的名字来着,掉我一身鸡皮疙瘩——”

雷狮嘴角浅浅地噙起一个笑容,确实烈,但他晚上还有约会,还要开车,不能多喝。雷狮把喝空的酒杯推回去,一边站起来,一边道:“确实够烈,名字不错。”

“啊?这也行。”佩利在他后面大喊,“老大你就这么走了?这么快,赶着去哪呢。”

雷狮抓起放在吧台上的钥匙,理所当然地应声:

“约会。”

 

约会需要循序渐进,凯莉对他这么说过,特别是像安迷修这种这么闷骚的男人——需要小心别吓到他。虽然说雷狮的行动已经跟表白无疑,但太狂野恐怕会把对方缩回壳子里。

雷狮皱眉问她,什么壳?

逃避和防守用的——龟壳。凯莉翻了个白眼对他说。

我也没对他怎么样,雷狮心道,想到这里不禁撇了一下嘴。他满不在乎地想,或许别人如此看待安迷修是不够公正的,也很片面。凯莉提了安迷修以前被人追,以及被人甩的各种历史,所以她声称自己的言论是有逻辑的、也是有根据性的。

——但她们都不是我。

雷狮心里只有这个想法,能让安迷修乖乖和他约会就是证明。他一直很擅长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,一旦被他盯上,他愿意花费时间也愿意投入精力去夺取。他大哥说他是个白眼狼,因为雷狮小时候就总是喜欢抢夺别人的东西,所以他们感情一直不怎么样是有原因的。

 

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,安迷修摔坏了他的手机。那次纯属意外,安迷修不知道是在追赶谁,走路不看路,在校园干道上直冲冲地撞到他的怀里来。那时候雷狮刚下课,路没走多远,就见眼前有个人赶着来投怀送抱。安迷修那一撞,撞得他肋骨疼,脸色当时就不太好看了。他有钱、有颜、聪明,到哪里都是吸晴的焦点,从小到大,已经不知道有几个脑残的人想用这个方式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搞什么?还趴着呢。”雷狮讽刺地说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不好意思啊帅哥。我没看到你——”安迷修和他速度拉开距离,非常真诚地抬头看他。

雷狮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,安迷修长得还算挺好看,如果只说长相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。他刚才手碰到了对方的屁股,还挺翘。

“这位同学——”安迷修立即弯下腰帮他捡起来手机,看着裂了一道痕的手机屏幕,顿时充满歉意。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。要么你看这样行吗?这是我的手机号码,我是经管系,金融专业的大三学生安迷修。我现在暂时没空,晚上你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络我,到时候我再赔你屏幕或者赔你手机,你看这行吗?”安迷修一口气说了大段话,语气虽然尽量平稳和气,但脸上有些急切的神色却掩饰不住。

“联络你?”雷狮听他说了一连串,只捉住了三个关键字,对方还要求他主动呢。他不爽地蹙起眉头来。

安迷修却没顾得上看他。他往前看去,拧起了眉头,看自己要追的人已经跑远了,顿时连声对雷狮说了一串道歉的话,就大步流星地匆匆追了上去。

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一阵无语,长得是挺帅的,可惜脑子不太好使。安迷修刚才在自己的手机输入了号码,转手就塞进了他的手里,如今人已经跑得根本没影了。别人摔了他一个iPhone X又直接塞给了他一个iPhone 7,嗯,没毛病。

他把那只手机放进裤袋里,离开学校后转身就重新买了一个新的。至于安迷修摔他手机、还有把自己手机丢给他的这件事,他一会工夫就给全忘了。后来,听说安迷修花了两天时间才找到了雷狮,因为雷狮回家时,非常顺手就把那只手机扔进了车抽屉,手机是设置的振动模式,关机后便彻底和雷狮联络不上了。

没有人会不喜欢安迷修,或许应该说,没有人会在了解他这个人之后不喜欢他,雷狮也不例外。因为安迷修的存在,雷狮不得不承认,他也是一个俗人——安迷修将他从高高的天上,就这么硬生生地给拽了下来。

 

安迷修很体贴,雷狮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对方在多数情况都乐于充当照顾人的角色。而且他也很有趣,笑起来算是挺可爱,牙齿很白,皮肤很好。总之相处越久,雷狮看他哪哪都好。

两天前,雷狮跟安迷修提出了约会的邀约。他猜想过安迷修会拒绝,但他没想到说完后,安迷修不仅一点也不意外,他镇定的样子甚至还有些像是在微笑。

“你这真的是在邀请我约会啊?”安迷修忍笑地看着他。

“嗯。”雷狮也看着他。

“哪一种约会啊?”安迷修笑说,“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一种吧?”

安迷修笑的时候嘴角上扬的弧度很特别,很翘,眼睛弯弯的,整张脸都变得十分生动。雷狮不止一次见过安迷修微笑,每一次他都为此感到心醉神迷。或许是他尚未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个样子:会不由自主忽视对方的缺点,放大优点,迷失自我,就像是个傻瓜。

“你就当是吧。”雷狮淡淡地看着他,希望自己并没有表现得像是被他的笑容所诱惑,他低声地问,“怎么样?你就说行不行吧,还是那天没有空?”

“有。不过要晚上,白天我有工作要忙。”

安迷修说过这个假期会在两个师哥的小公司帮忙。雷狮松了一口气。

“到时候去接你。”

安迷修自己没车,点头同意了。他们之间存在年龄差,虽然只有一岁,但安迷修毕竟是他的学长,所以雷狮不太喜欢安迷修当他是学弟,总是很照顾他的那种心态。

雷狮当时站在安迷修的旁边,高他半个头,只要微微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安迷修的耳朵。好小,那时候他心里只有这个想法,而且还挺红的,雷狮转移了视线,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心思——没错,他很想捏。

 

雷狮开车到了小区,毫不迟疑地给安迷修打了电话。安迷修或许是在忙,过了好久才接通。

“雷狮?”安迷修有些诧异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到了。”雷狮在他接通后就快速地说,“你家。”

“啊?我说过了我今天会有些忙——”安迷修说得有些困惑。

“我快热死了。”雷狮抢白,这天快40度,谁出门谁发疯,只有他这种为爱昏头的人才干得出来。 

安迷修愣了愣,然后才对他说:“那你快上来吧。”安迷修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家,还有他的朋友。

雷狮站在门外再次摁响了门铃,门从里打开,安迷修探出头来。雷狮立刻跟他笑着打了个招呼。安迷修先是上下打量着看了看他,随后才露出微笑,脸上带着一点茫然,问他;“为什么每次跟你说话,你总是不听。”

“你可以工作,我可以等,你还有什么问题?”雷狮相当自然地说。

安迷修只能无奈地摇摇头,敞开门让他进来。书房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,那人雷狮也见过,是安迷修关系比较好的同学,他们隔着门打了一个招呼。雷狮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安迷修让他随便玩,随便喝东西。安迷修是真的忙,根本没功夫招呼他,在书房和朋友一直在忙工作,偶尔聊几句。

 

雷狮已经把安迷修的家又参观了一遍,还帮忙喂了鱼缸的金鱼。这地方太小,沙发倒是还算舒服,薄荷绿的布艺沙发,看起来挺清爽。

雷狮站在落地窗旁边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人,安迷修确实好像已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,但是安迷修认真的样子还是挺迷人的。

这里还留着雷狮上次带来的VR游戏,当初把这个带来,还真是个有远见的决定。他就这样无所事事地在游戏里杀了一下午的人,快五点的时候,书房的两人才走了出来。安迷修花了几分钟送走了朋友,随后才走回来站在一边看着雷狮百无聊赖的坐姿。

“我让你别那么早来的。”安迷修看着他问,“是不是很无聊?”

“感动啊,”雷狮在沙发上抬起眼皮,看他一眼,“你还没把我忘了。”

安迷修听闻此话顿时禁不住冲他笑了一下,说道:“你等我一下,我换身衣服就出门。”

雷狮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,很无所谓地说:“你这样也很好看啊。”他这话绝非随口一提,因为安迷修那条牛仔裤,确实衬得他那双腿特别细也特别长,看起来很性感。

“直觉告诉我,我或许应该穿得更正式些。”安迷修没理他,边说边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而安迷修会说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,因为雷狮就穿得很正经,显而易见对方是在用很认真的态度,对待这个约会。

“我天天都这么穿。”雷狮对他说。

安迷修没应声。

 

两人快六点的时候才出了小区。雷狮开车时却不是往市区中心跑。

“去哪里?”安迷修好奇地问。

“一家新开的餐厅,离这里有些远,但味道很不错,我想带你去吃。”雷狮说这句话确实挺打动人,至少安迷修觉得他这样无意识说出的话,比他刻意要送花时说的甜言蜜语管用多了。

“这么想着我啊。”安迷修笑着说。

雷狮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一直对你很特别,难道你才发现吗?”

这话说得实在直白,安迷修一下听得有些腼腆,所以他伸手拨弄了一下雷狮放在车上的装饰公仔,并没有接话。雷狮也不在乎他回不回话,车子一路向西开去,差不多快到郊区。

说是餐厅,不如说是一个度假酒店。餐厅开在三楼,对面隔着江,还能看到远处的游乐园城,夜景真的很不错。

这地方如果不提前预约,或许根本订不到位子。安迷修看向窗外,他知道雷狮的心思也知道他的心意,虽然雷狮没有明说过,但他又不是傻子,他能够感觉得出来。安迷修并不是天生的同性恋,雷狮当初强势地插足他的生活,是让安迷修感到有些不适的。雷狮这个人比较霸道,根本没有给他说出拒绝的机会。但是——如果有个人时时刻刻把自己放到心上,费尽心思讨好,说不会动容,那也是假的。

“这里确实很漂亮,你怎么找到的?”

“我大哥推荐的。”

安迷修闻言立刻抬头看他。

雷狮与他对视一眼,随后翻开菜单,不咸不淡地说:“放心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他什么都不知道,或许还以为我约会的对象是个女孩子。”

这句话着实令安迷修感到有些尴尬,他并没有介意这件事,但雷狮却对他担心过头了。

雷狮点了主厨推荐的菜品,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。

“假期你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吗?”雷狮捏着杯子,看着他问,说完又立刻补充了一句,“工作可不算。”

安迷修点了点,笑了笑说:“可能会去旅行,那趟行程其实去年就想要去了。”但他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推迟自己的计划。

“和谁?”雷狮挑起眉毛,只问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。

安迷修看着他,有些无奈地笑着说:“一定要非得和谁吗?”

“不然呢,”雷狮不是很爽地说,“我看你可是有很多朋友啊?”

“你也有很多朋友成天都围着你转啊。”

“酒肉朋友而已。我有钱,他们在有事的时候认为我可以充当他们的神。”雷狮这话说得尖锐,也很刻薄,安迷修却没开口说他什么。安迷修是挺受欢迎,朋友也很多,但一直以来和他走得最近的人,却只有雷狮一个。

安迷修沉吟着说:“是的,所以你应该知道,有些朋友还是不一样的——”他垂着眼睛,作沉思状道。

“好吧,我当你没有。”雷狮不喜欢看他低落,便打断他的话。

安迷修突然笑出来,他看着雷狮:“你有时候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“就是——”安迷修思索了一下,才轻声说,“直率得挺可爱的,你总是很爱表达自己,这样有时候挺让人安心的,至少会大家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,也可以避免冒犯到你。”

“你知道就算你不将我的坏脾气说得这么含蓄,我也是不会对你生气的。”

“是真的,虽然我很少夸你。”安迷修说。

“那旅行找我行不行?”雷狮认真地看着他问了出口。

安迷修看着他的双眼,这才慢慢地说:“雷狮,我并不讨厌你,但是有时候人总是想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的。”

雷狮撇了一下嘴,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劝说他。这种态度并非是说他妥协,只是在长久以来的观察下他发现了一点,有时候赞同安迷修会使自己更快乐。他大哥说他走火入魔,是因为在前一段时间,他确实对安迷修产生了极大的热情。他自己都感觉很吃惊,更别提他大哥,那个人总以为雷狮冷血,其实不过是他从来没遇到过什么想要去认真对待的人罢了。

雷狮很喜欢和安迷修在一起,不止是因为安迷修这个人本身,也因为在一起时,他经常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

 

晚上八点钟的时候,江对面准点放起了烟花。今天是这间度假酒店的十年庆,特别策划了烟花大会,当时餐厅的位子很快就被预定光了。他大哥不知道想看热闹还是有心想帮他,帮他留了一桌。

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天边炸开,这个位置不近不远,最适合观赏。餐厅放着浪漫的情歌,这的确是爱侣才会想来的地方。

安迷修没想到吃了一半的饭,还能中途赏烟花。雷狮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,那人五官柔和,嘴上挂着淡淡的笑。雷狮只是看安迷修这副样子,内心情绪就起伏不止了。

“你是不是知道有这个才约我出来的啊?”安迷修突然问。

雷狮唇角一翘,答:“算是吧。”

安迷修抬头看着正前方,烟花倒映在江面上,今晚月色颇好,难得还有星星。餐厅有几位女士在此时突然小声地惊呼起来,因为在一片烟花海中,绽放了几种形状各异的烟花。

“嗯?那是什么啊?是星星吗?”安迷修指着炸开的六芒星,笑得很开心地看着他。什么烟花,什么星星,其实雷狮一点都不在乎。

“不是。”雷狮说。

“嗯?”安迷修转过头来。

真是鬼使神差,他可能真的着了魔。雷狮忽然在温柔的月色中朝安迷修凑过去,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吻到安迷修的嘴唇。

“才不是星星。”

雷狮轻声呢喃地道:“是心动瞬间。”

 

 

END

拿G来混个更。这篇文写得并不怎么满意,其实当时并不太好意思交给梓老师。

因为担心糊墙,所以请原谅我打个广告吧。

新刊《无与伦比的美丽》通贩地址:点我,了解一下

《倒错恋爱》剩余十几本,通贩地址:点我,了解一下

  1656 15
评论(15)
热度(1656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