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雷安】轻舔丝绒 08

/前章指路:01020304050607

/娱乐圈paro

/雷狮十八线演员,安迷修高人气实力偶像歌手。

 

在包养论和金主论,这些不堪的谣言在社交网络上传播时,雷狮正在自己的首页刷关于安迷修的东西。那天的炒作,安迷修的各种视频都被翻了出来,他正在看的是安迷修的一个访谈节目,只截了几分钟的片段。安迷修在镜头前比现在更年轻,带着一些新人的局促,令主持人都忍不住调侃他,然后才笑着打趣说别紧张啊,你看你的粉丝都不紧张。

安迷修听她说完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摄像机跟着扫过来拍了他一个正脸。安迷修立刻很识相,对着镜头笑了一下,粉丝顿时一阵尖叫。

“你觉得你是不是很幸运?因为你出道的过程还挺顺利的,发了一张EP后就火了。”

“比起很多同行,我大概真的算很幸运,遇到的每个人都肯帮助我。但是我不太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归为运气,或许我只是比较抓得比较用力,大家才能看到我。”安迷修说得很认真,他就是那种只要作出一副真诚的样子,就会有人愿意倾听的类型。“娱乐圈就像是一个悖论,有些事情用力过度抓不住,但是在这里如果不更用力,你连失败都没有机会。”

“所以其实你是不是不太喜欢被媒体贴上那些标签?和你聊天发现你是个特别有主意的人,没有你的外表看起来那么具有欺骗性。”女主持人微笑着说,粉丝听了也跟着笑。

安迷修思考了片刻才回答。

“我不太关心媒体会说什么,你知道他们什么都会写,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什么是真的,不要因为别人随意的批判就认为自己不行,也不要因为粉丝的吹捧就感到很了不起。人真的需要站得稳,才能开始往上爬,那都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“能问问吗?你是为什么选择进娱乐圈?”女主持人笑眯眯地对他说,“你似乎真的很喜欢唱歌。”

“是啊,不然不喜欢干嘛还要做呢?”安迷修很自然地说,然后才慢慢补充,“进娱乐圈之前没有想那么多,也是公司给了我这个机会后,我才有了那种很强烈的念头。所以,可能也是缘分吧。”

“是命运啊。”有一个粉丝在底下突然小小地叫了一声,安迷修愣了一下,然后忍不住对着那群粉丝微笑,开口说,“嗯,可能真的是命运吧,毕竟人生就是充满了美好的意外,才充满乐趣的。”

安迷修很少上综艺节目,访谈节目翻来覆去也只能找到两个,而且这些都是他刚成名后参加的活动。他的粉丝都说粉他这个爱豆,太让人放心了,当然同时也很苦,因为太低调,通告少自然曝光少,有部分粉丝就因为这个原因而转路人。明星这个身份是需要被消费的,安迷修虽然人气还在,可的确在走下坡路。环乐公司虽然是很捧安迷修,音乐资源大把大把地往他身上砸,然而如果安迷修真的保持这种状态,很难会再爆红。

雷狮切回首页看到了新歌榜,安迷修的新歌已经滑到第二了,第一名很眼熟。雷狮当然知道他,那是两年前因为选秀节目而出道的歌手,今年三月为电影《云浪》写了主题歌火了起来,后来又借着这个趋势,推出了首张专辑,颜值不错,又能作曲写词,一人就能玩转一个乐队簇拥了大批的粉丝。他确实符合小鲜肉小天王的标签,现在正霸在榜单第一的这首,是主打歌。

歌词是小人得志般的得意洋洋,他没耐心听。

 

雷狮在论坛的那些负面谣言,还没来得及火起来就被彻底地压了下去,被删帖的删帖,被封号的封号。八卦网站的通稿还没发出去就被撤了,通通换上了恭贺雷狮拿到西塞罗代言的祝福和吹捧新闻,引导了整个风向。但也更令诸多吃瓜群众暗自猜测,硬是这么操作肯定就是有鬼吧,又说背后的金主实在是够厉害,为捧雷狮砸了那么多金。

安迷修的朋友圈更新挺勤快,更像在记录,内容很有意思,也很生活化。雷狮不是有意要窥探他的生活,但安迷修有时候自己能一个人讲相声,这种状态还是令他感到挺有趣的。他昨晚闲来无事将安迷修的动态刷了一遍,发现安迷修在自己家的露台上养了很多植物。而且给每一盘盆栽都起了名字,正正经经地贴在花盘上——这就是那一种擅长过生活的人,能从繁忙又乏味的日子,努力给自己挖掘乐趣。

有时候他也会发一些令人看不太懂的东西,很私人,就像在展现他的精神小世界。手、吉他拨片、谱子碎屑、蜘蛛网、旧唱片,就连家里的垃圾桶都会上镜。不知道为什么,雷狮偶尔会从其中发现他拍摄的沉默景物中,感受某些激荡的强烈情绪。或许本质上,其实每个人都有在独自咀嚼孤独的时候。

雷狮从没给安迷修留过言,也并不打算主动联系。

安迷修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一类人。至少雷狮就不知道体贴和温柔这两个字怎么写,他也不会给盆栽起名字,他可能连仙人球都养不活。雷狮太自我了,所以不可能有安迷修那种体恤式的温柔。

夜晚突然下起了暴雨,闪电在天空上撕裂,雷狮走过阳台的时候竟还能分神地想了一秒钟:也不知道安迷修那些植物会不会被打死。

雷狮洗完澡后上衣还没穿上,发现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,他单手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,一边走过去一边拿起手机点开屏幕。安迷修发送消息是半个小时前,那时候他刚进了浴室。

“刚才看到了你的微博,雷狮恭喜你。”

他们自从那天过后还没再聊过,所以安迷修这么突然地发过来一条信息,雷狮还是挺意外的。

“谢谢。”雷狮回了两个字。

安迷修没有立刻回,过了几分钟后才发过来一张照片,是透过车窗拍的,霓虹全模糊成了一团,只有雨点打在玻璃上显得十分狂野。

“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这么凶的雨了。”安迷修说。

不知怎的,雷狮本能地感觉到安迷修好像并不开心——这四个字从头到尾都带了一股落寂感。对于雷狮来说,更奇怪的是,他一向对捕捉别人的情绪没有那么敏感,或许是他太毫不在乎了。

他没直接问,只是问了一句:“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?”

“是的,刚坐到保姆车上,太累了,但是今天过得还算顺利。你呢?这几天在忙什么?”

昨晚的这个时候,安迷修还在微博发了一张正在排练的照片,虽然安迷修总给人营造出性格温和的感觉,可实际上也是一个要强的控制狂。比方说,好像他总是希望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自己预期的圆满,他太不想让粉丝失望了。

“没有通告,在公司上课。”雷狮说。

“哦,挺好的。”安迷修回过来。

所以雷狮会觉得安迷修很单纯,就这说话的艺术,要是别人有多一个心眼说不定还以为他在嘲讽呢。毕竟在娱乐圈,清闲就意味着没工作,没工作也就说明离过气很临近了。

但他只是说:“是挺好的,可以调整下来看看片子。”

“你准备看什么?”

“乔丹·斯科特的《裂缝》,里面的镜头很漂亮,以前看的时候目的性都比较强,所以很少静下心来看。”

“你看起来不像这种人啊。”安迷修很快回过来。

“嗯,我挺幼稚的。”雷狮说。

 

安迷修忍不住在车上笑出声来,经纪人凉凉地看了他一眼,干巴巴地说:“刚才是谁叫着快要死了?现在看什么这么开心?你调节情绪的开关是在哪里?”

“刚才是很累,现在看点八卦开心一下。”安迷修哪能说实话,只好敷衍她,他不可能告诉经纪人他加了雷狮的微信好友。

“嗯,我看不太出来。”安迷修认真地回过去一句,他脸上的妆刚卸掉,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刚才热的,现在脸有些红,他一旦身体疲劳,就都会这样。安迷修睫毛很长,五官组合起来显得很温柔,所以有时候看起来气场软软的。他想了想,也不知道该不该问,那天就想直接说来着,但觉得他们不熟,而且当面说着那句话真的有厚脸皮之嫌。

“上次就想问,雷狮,你车上放的那一张,是我的演唱会门票吗?”

雷狮倒是没有犹豫,很快回过来一个“嗯。”

安迷修被这个淡定又让他根本发挥的回复,狠狠地噎了一下。“嗯”是什么意思,好歹让人有话可讲啊。经纪人或许是看他聊得太入迷,生怕他是不是交了什么女朋友,连忙凑过来就要看,安迷修哪能让她得逞,把手机迅速锁屏,直接踹进了口袋里。

“是你的演唱会门票。”雷狮说。

雷狮发了这条信息后,直到过了半个多小时安迷修也没有回复,就静下心来重温了电影。家里的灯全都关了,只有屏幕的光悠悠地打在他的脸上。很久后,手机才震动一下,他捡起来看,发消息的人的确也只能是安迷修。对方发来了一条三秒的语音信息。雷狮点开来听,安迷修独特的音色便传过来,那边很安静,没有什么杂乱的背景音,看来是已经回到家了。

安迷修那边传来了很轻的笑声,然后才安静下来。

“是吗?我挺开心的?”

 

第二天雷狮到公司后,就有人安排了一位生活助理给他,可能是看他一直没动静,就直接塞了一个。这个生活助理是个女孩子,听说不是新人,可面相看起来还是有些单纯。他跟每天一样,准备先跑一下健身房,女助理就跟过来告诉他,副总经理让他去办公室一趟。女助理说这话时还缩了缩脖子,可能对那个长相比较严肃的副总经理有点胆怯。

“感觉应该是好事。”女助理看他的表情,小心地说了一句。这几天在公司已经听够了八卦了,一个人说可能是谣言,但是如果大家都在传,那么就极有可能是真的。雷狮轻笑了一下,不论好事坏事,他也不怕那人啊。

他跟着助理一起过去,到副总经理办公室才发现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。雷狮第一时间也是有点发愣,几乎是立刻他就明白了,不说假话,他心里的确很吃惊。那是丹尼尔,中亚的金牌经纪人,捧出了一个影帝,影帝息影后,丹尼尔也休了一个很长的假期。现在重新回到公司,相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新闻。

“找我?”他没看坐在一边的丹尼尔,只是单刀直入地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人。

副总经理早就习惯雷狮这副德行了,现在也没空去计较他的态度。

“程铭带的艺人太多,兼顾不上你,所以我给你找了新的经纪人,也是公司的意思,之后你就跟着丹尼尔。”

因为之前见识过中亚对他的冷处理,雷狮本来已对公司并不再报什么期待了。丹尼尔在娱乐圈有响当当的名号,他的人脉和手断非同一般,而且捧出了一个影帝就可以让他更镀金了。所以雷狮对中亚居然专门让丹尼尔回来做他的经纪人,感到不可思议,他后边的小助理已经控制不住张大嘴巴了。

这意味着什么?他雷狮的身价今非昔比,而且中亚是明摆着重新全力地捧他。

“我看过你的资料,程铭之前怎么带你的我不管,但是我对手下的艺人非常有要求,所以你可能需要适应一下。在镜头面前别做那么自由的你,不要随便就对记者回应,更不要做出任何影响你形象的事情。”丹尼尔这时才开口插了话,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走到了雷狮面前。他的身高几乎和雷狮差不多,这么猛然一走进,就感到气场很强。

“雷狮,合作愉快。”丹尼尔伸出了手。

雷狮看了他片刻,然后才伸出了手。

他的经纪人之前一直没跟他讲过这件事,雷狮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或许是该扬眉吐气的,可是到此刻他竟然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。

雷狮曾经也想过,当初在读表演的时候,有导演抛出橄榄枝却没有接受,这件事后不后悔。为什么拒绝,是因为他见过太多在一边上课一边拍戏,将重点偏移的例子。就算多有天赋的演员,还是需要时间的试炼和沉淀,他在世界上可以称为最好的艺术学院之一里学习,这里也有最好的老师,可以帮他认识到什么是表演,如何更好地学习表演,以及塑造他更多的表演风格。

不只是因为拍戏影响学业,而且华人在国外很难有好的发展,接到好剧本与好角色的机率远远比国内更差。

雷狮做事很有耐心,他是求胜欲强烈,却不是急于求成的类型。也许是这么多年来接受的精英教育形成了他这种性格,不动声色,更喜欢将目光放到更长远,做事也永远有计划。

他师姐也问过他,看到周遭的同学一个一个都找到了表演的舞台,是什么感受?雷狮一点也不惊奇她会问出这个问题来,雷狮当时淡然地脱口而出:不怎么样,我会追上来。

这不是自负也不是嚣张,而是对自己极度有把握,才能说出来的话。

 

丹尼尔为什么被称为中亚的金牌经纪人,从他带雷狮不到一个小时,帮他接了一个通告就是证明。丹尼尔推门而入的时候,雷狮正在练台词。

“雷狮,后天去录一个真人秀节目,你这个月的行程我会排得有些满。”

雷狮蹙着眉头看着他:“什么真人秀?”他一向对这些综艺节目没有半点好感。

“凹凸电视台的一档真人秀,会在黄金时间播出,对你现在的宣传非常有帮助,”丹尼尔看着他说,“放心,因为你的档期问题,我们会避开时间,所以可能只会参加一两期。”

“都有谁?”

“这个节目有环乐的投资,所以你觉得会有谁?”

上次的热搜热度还没全部下去,至少证明了无数吃瓜人喜欢这类新闻,所以有商业价值。不管是节目制作组的故意的,还是丹尼尔有意争取的,这确实又是值得炒作的一点。

雷狮心里紧了一下。

——是安迷修。

 

TBC.

这一章根本不知道在写什么,根本不会好好说话,像是在梦游。为什么写得痛苦,是因为感觉到没有倾诉欲,激情和热情在消耗。写连载真的太令人沮丧了。写雷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嗨,今天发现不会让角色说话了,非常映射了本人多0交际,所以雷安一直在尬聊。

会修改的,等我能忍这渣文检查的时候。

  1349 59
评论(59)
热度(1349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