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雷安】轻舔丝绒 04

 真的很狗血,俗气了。

/前章指路:010203

/娱乐圈paro

/雷狮十八线演员,安迷修高人气实力偶像歌手。


中午的阳光正是最热烈的时候,安迷修感觉到自己就连呼吸都是热的。

这种概率会发生不到万分之一,可是偏偏就是那么巧。安迷修很好认,大明星大概是自带光环,即使包得如此严严实实,仍然十分打眼,而且少有人能有那么深邃好看的绿眼睛。

两厢互看半天,都有些发愣,估计是怎么也想不到,这都能遇上。安迷修是慌不择路才会这样,他不想演唱会快开始还闹出什么新闻,他一向最讨厌八卦,也最不喜欢炒作,所以从路上被认出来后,在粉丝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仗着比对方腿长,顿时走得飞快。

在人群密集的市中心被认出来,不可谓不是灾难,就算上热搜还是其次,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骚乱,他恐怕真的会后悔今天出门的这个决定。他现在人气还算挺稳固,每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都随身带着保镖和助理,然而即使是这样,依然还是拦不住粉丝的热情。更别提当他孤身一人时,想想万一真被堵在路上的场景,安迷修就一阵后怕,脚下更是生了风,他对这里还算熟,抄近路进了一条巷子。

没成想,这一拍就拍上了圈内人的车。

“上车吗?”那阵尖叫声越来越近,雷狮率先看着他开了口,他脸上虽然略有惊讶,却很快调整过来,面无表情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情绪,倒是显得挺十分悠闲自在,对比之下,安迷修更显得狼狈了。

安迷修很不好意思,脸上既有尴尬也有不太自然的诧异,听到他开口说话后感激地点点头,一边上车一边说谢谢。

他刚才跑得急,这么热的天,后背的衣服都快湿透了,坐进来后立刻摘掉了自己的口罩,前额的头发黏得一绺绺的,双颊被热得通红。直到坐进来后,胸腔仍然明显起伏,他刚才是真的跑得有些急,直到现在呼吸都不稳。他虽然素颜,可是穿着搭配又挺讲究,退一万说——这么大热天的谁会戴口罩墨镜这些东西,不是更明显吗?

“喝水吗?后座有,自己拿。”雷狮说。

安迷修这时才抬头看他,脸上有些不自在的羞赧,这是他在陌生人面前偶尔会露出的神态,这表明了对象恐怕是他不太能应付的人。

他认识雷狮吗?自然是认得的,不止是因为他黑料多,还因为这张脸实在过于令人过目不忘。而且对方因为前阵子这人刚进了新剧组拍了新戏,还上过一次热搜,官方定妆照太帅,网上的舆论瞬间就分为了两极化。这人虽然不讨喜,可是热搜体质却很灵。

现在安迷修见到人,才发觉其实照片上才是削弱了他五官的锐利感,说实话,雷狮比在镜头里,现实中看起来还要更好看些。娱乐圈多的是长得好的人,虽然并不是每个都能红,可是看看当下最红的几位流量明星,无一例外颜值都很高。就连安迷修刚出道的时候,也有占了长相的便宜。

这人说话不卑不亢,陌生人拍个车门竟然也帮了忙,最奇怪的是,他说话的方式,令安迷修都不得不错觉他们仿佛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。他见过太过因为他红起来后,就奉承谄媚的人,所以觉得挺新鲜的。

雷狮看人时眼神很专注,给了安迷修不少的压迫感,这样的人,这样的长相,真的当之无愧是镜头的宠儿。

娱乐圈圈子就那么大,就算有些八卦不想听,总能传到耳朵里,眼前这人的黑料堪称源源不绝。那时候在微博上定时般一波一波地推送,非常循序渐进,纵然安迷修对这类事情不敏感,也能看出爆料的人是专业的公关,明显是要把雷狮往死里整。现在过了一年了,这人的八卦还能时不时地翻出来炒一炒,大抵整他的人是真的对他恨之入骨。

 

凯莉最近常私下骚扰安迷修,所以也听凯莉提过,雷狮是她的新电影的主创之一。安迷修进娱乐圈的时间有几年,然而歌手不比演员,没有那么多曝光的机会,再者他为人低调,也就除了出作品,开开签售会,办办演唱会。就像安迷修经纪人说的,他不够圆滑甚至太直了,不太接触圈内人也是好事,不然不知道会得罪多少人。

雷狮才把车刚往前开不到十米,背后就窜出来了一群人,都是女孩子,举着手机一阵尖叫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发现安迷修的,闹成这样,跟了不少人,也怪不得对方这么手忙脚乱胡乱拍别人的车求助。安迷修听到声音后顿时有些慌,急忙低下头,生怕粉丝从车窗看到他。

他大概是被私生饭追怕了,所以对于这种狂热的粉丝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。明星也是人,安迷修休假的时候是很享受自己的私人空间的。就算粉丝没逮到他,今天的事也会传到狗仔耳朵里,他的经纪人虽然是个女人,可是对他要求却非常严格,回去之后不定要怎么接受教育。安迷修想到这里,就隐隐有些头痛。直到车子开得够远,粉丝彻底被甩到没影之后,安迷修才认真地坐好。

这种相遇说尴尬吗?确实挺尴尬,所以安迷修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好缓解此刻不自在的气氛。他看着雷狮的侧脸,那人感受到他的视线后,转过了头来,似乎等着他开口。

“谢谢,真是救人一命。我没想到会这样。”他一紧张说话就会这样,自己说完都想咬自己的舌头。

“没什么。”雷狮无所谓地露出一个微笑,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,他一直都很表现自然,丝毫没有因为他是大明星而表现出其他情绪,“怪粉丝眼尖,你今天运气不够好。”

“是啊,”安迷修这才忍不住笑了一下,“是挺倒霉的。”

安迷修比雷狮大一岁,进娱乐圈更比雷狮要早几年,浑身上下却仍然充满了少年感,所以他的粉丝都非常宠他,大抵是他笑起来太干净,黑粉都找不到什么黑料来骂他。

 

“雷狮?”接着安迷修才用不太确定的语气,叫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
雷狮听到他叫出口后就想笑,看来他确实还没成为路人甲,大概被全网黑过的就是不一样,竟然当红流量都知道他的名字。

“嗯?”雷狮笑了一下。

安迷修看到他这样难免也猜得出他在想什么,因为确实没错,他会认识雷狮也是因为对方负面新闻太多。

“不想说话不需要拼命找话题,”雷狮突然说话,他接着说,“我不介意。”

安迷修听闻此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,似乎是惊诧于他的体贴,这话说得很直,太直了,一般人可能会尴尬,可却真实有效地缓解了安迷修的不自在。两人随后默契地一言不发,雷狮在等待绿灯时才问他。

“想要在哪里下车?”

安迷修想了想,掏出手机低头打字。演唱会在即,他这些天一直在辛苦地练舞唱歌排练,就连今天的休假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,经纪人看他最近太憔悴,黑眼圈太重,所以好心让他休息一天。安迷修成名后就很少独自出门,今天心血来潮果然就出了幺蛾子。

“我联系了我的经纪人,你把我放到‘绿苑庄园’就可以了。”安迷修说,说完才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,“是不是不太方便?”

那地方离这里并不算很远,雷狮也不敢随便把他一个大明星随便扔在什么地方。

“不会。”雷狮低声说,然后扶着方向盘开始转圈。那边他倒是挺熟,那一带是比较高档的小区,雷狮当初买房子的时候还动过那边的念头,可想到那边比较僻静,而且离他公司太远,才作罢。

安迷修的手机突然响起来,经纪人收到他的信息后,直接就火急火燎地打来了电话。

“你给我的发的信息是什么?什么情况?你不是应该好好呆在家里休息吗?我早上查岗的时候,你可还是好好的。”经纪人一开口就朝他劈头盖脸地砸来。

“你放轻松些,现在没事了,我只是想要出来买点东西。”安迷修说。

“我给你找的两个助理呢?大明星,你出门前敢不敢通知我一声?”

“他们这些天也很辛苦,所以我也给他们放了假。”安迷修知道对方是嘴毒。

“安迷修,不是我说你,你知道万一你被粉丝围住是什么后果吗?可真行,还敢去市中心,谁借给你的十个胆啊。”经纪人嘴皮子十分利索,安迷修一向不是她的对手。

“只是被认出来,没被堵——”

“你现在在哪?”

“路上。”安迷修说这话时看了雷狮一眼,恐怕是已经预料到经纪人会从嘴里蹦出些什么话。雷狮倒是不动声色。

“谁这么及时救的场?”经纪人果然问。

安迷修把手机拿远了点,很认真地看着雷狮问:“我如果说实话,你介意吗?”

雷狮有什么好介意的,听他说完就摇了摇头,安迷修看他这么回应,才对他的经纪人说:“是雷狮。”

“……”手机另一边立刻陷入微妙的沉默。

雷狮毕竟和他离得近,而且安迷修通话的音量略大,即使他想保持礼貌拒绝听别人对话的隐私,可仍然还是传入他的耳朵。

经纪人一下子吃了一瘪,顿时陷入沉默的反应,大概令雷狮感到很好笑,他转头冲安迷修张扬地扬唇一笑。

安迷修一愣,他本来是以为雷狮很介意,可是没想到对方却满脸无所谓。

“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经纪人消化了半天,才开口问。

安迷修扣了一下安全带,轻声说:“刚认识。”

经纪人那头又是一阵沉默,随后才严肃地说:“我现在立刻过去,你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安迷修应了好,就挂掉了通话。

空气安静半晌。

“抱歉。”安迷修才看着雷狮说。

“为什么?”雷狮问。

“总之都是我单方面给你添了麻烦,毕竟开始你根本可以不搭理我。”

“本来就是举手之劳。”雷狮说,“如果你这么郑重其事,才真的显得‘很有什么’”

安迷修怔了怔,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其实这么和雷狮说话他才发现,这人真没想象中的那么霸道。

车子平稳地行驶,雷狮开车速度有些快,走的路段没堵车,过了不到二十分钟,目的地就到了。

高档小区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,雷狮本想送佛送到西,可是安迷修却说到小区门口就可以,所以他也没坚持。安迷修下车前戴上了帽子,两手空空,想来东西还没买成就被人认出来了,白跑一场。

“谢谢。”安迷修说,他本来说了这话想转身下车的,可是想了想还是说,“其实……你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”

雷狮一听这话就觉得有趣,他想点烟,可是安迷修在面前倒是不好直接抽。唱歌的人估计都会很保护嗓子,何况是安迷修这么敬业的人。

“嗯?”雷狮噙起嘴角短促地笑了一下,“你想象中的我本来什么样?”

“挑剔,不太好相处。”安迷修很直接,可是又他眼神太真诚,让人丝毫生不起气来。

“我或许本来如此,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形象而已。”雷狮说。

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没应声,评价他人无论是什么方面,都挺唐突也冒犯,所以他没继续开口,只是轻轻地笑了笑,反正他有自己的判断。然后他朝雷狮摆了摆手说了一声“谢了”,便转身打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看他走远,雷狮才调转了方向,往自己的公寓开去。

 

莫名其妙地接下了一个国际奢侈品牌的代言,雷狮却并不感到怎么高兴,卡米尔事先并没有和他打过招呼,大概也猜到如果提前说,他铁定会拒绝。虽然卡米尔现在给了他“西塞罗”的品牌代言,可他毕竟也是初生牛犊。雷狮二叔的父亲很早就脱离雷家出去自创产业,西塞罗跟雷家没有半点关联。卡米尔作为私生子本来并没有继承家产的权利,可偏偏就是这么巧,他二叔的儿子到头来能用的就只有卡米尔一个。

一个遭受排挤的继承人,为他极力争取了这个机会,肯定不是那么容易。更重要的是——他现在的确不适合代言这个品牌。

雷狮到家后就拨通了卡米尔的私人电话,或许在忙,直到雷狮准备挂掉时,对方才接了起来。

“大哥?”卡米尔就像预料到了他会打过来,声音很平静。

“他们没有刁难你吧?毕竟亚洲地区选择用我做代言人,不值得你刚进去就和他们翻脸。”雷狮点燃了一支烟,他站在阳台上边抽烟边说。

“这边,现在是我做主。”卡米尔不紧不慢道。

不愧是雷家人,骨子里都倨傲,做事又有手腕。虽然如此,但雷狮知道他争取的过程中一定不是那么顺利。卡米尔虽然现在是“西塞罗”的负责人,可那边还有几个老头子,不可能随心所欲。雷狮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和烦恼,就算不靠任何人的支持,他相信自己也能翻身。

“别鲁莽。”雷狮提醒他,“我知道你有那个本事让那些反对的声音闭嘴,可是要想彻底收复人心,你现在需要慢慢来。”他接着道,“我这边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听他如此说,卡米尔自然听从。

雷狮挂了电话后,站在原地抽完了那支烟。他知道这个代言对他有一定的助力,可是要想彻底翻身,说白了还是得靠他自己;他也知道卡米尔为什么拼命为他争取这个机会,因为如果暂时无法脱离中亚,要想得到应得资源,就得让中亚重新重视他。

无论如何,这确实算是一个好的开端。

 

现在,一切都还很风平浪静。安迷修那一边接受了经纪人的全盘盘问,而且对于他是否真的认识雷狮的这个事情再三确认了好几遍。不是经纪人过于紧张,而是因为安迷修和雷狮牵扯起来确实没有半点好处,毕竟洁身自好的实力偶像歌手,犯得着搭上一个全身黑料的十八线演员吗?

雷狮悠然自得地呆在家里,像平时没工作时一样呆着,他才杀青了一部电影,打算这两天都用来好好休息,并不知道,即将有一个重大八卦将又席卷他。

晚上九点半,美娱的八卦周刊官方账号突然发了一个短视频,并附上了几张高清大图,这瞬间就炸起了安迷修的无数粉丝。雷狮的黑粉已寂静许久,如今看到雷狮终于又被扒到了料,第一时间就立刻投入到了战场中。吃瓜路人也很好奇,毕竟这两个根本毫无关联的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了热搜里。

安迷修那边有专门的公关团队,得到消息后立刻就准备着手处理了,而雷狮还是自家经纪人的电话打上门后,才后知后觉。

“怎么了?”雷狮实在对经纪人来电有些诧异,因为这人只要没工作没通告,基本很少主动联络他。

“怎么还问怎么了?你和安迷修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经纪人没头没尾地突然问出这么一句。

“什么关系?”雷狮蹙起眉头来。

“你还不知道?”

“说重点。”雷狮道。

“打开微博。”经纪人说出这四个字就挂断了电话。

雷狮上了微博才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,热搜前三他们全占了。

“安迷修和雷狮”热

“安迷修、雷狮周末约会”热

“安迷修”热

这三个热搜可以说是惊雷平地一声起,热度越来越高。雷狮皱着眉头点了第一个,找到了被转发了最高的原微博。

“安迷修今天在凹凸广场附近被粉丝认出,后来却凭空消失,过了不久,雷狮就送安迷修回到了家,两人期间举止亲密。”

小视频里他和安迷修正坐在车里,恰好是安迷修准备下车前的那一段,雷狮一看脸色就有些沉下来。为什么说这个狗仔很鸡贼呢?因为安迷修戴上帽子后本来是想要下车的,可是又停顿了一下,接着对他说话,随后是雷狮的一个微笑。视频最后的画面是安迷修跳下车,进了小区,而他的车缓缓离去。几张照片全都是他和安迷修的被偷拍图。

不知情的人看这些,确实还真以为他们有什么交情。

——你们安迷修的人设是不是要崩了啊,毕竟是搭上了黑料之王的货色。

——这两个人居然还能混到一起,作为一个整天混迹八卦论坛的人,表示十分羞愧。

——安迷修这么多年终于翻车了。

——安聚聚最近不是要开演唱会吗?是炒作吧。

——这炒作是不是比较亏,坐等他的公关会怎么处理吧,不知道安迷修会不会直接掷千万撤热搜,毕竟这么多年赚了这么多金。雷狮那个明晃晃的笑容还挺电人的,作为一个吃瓜路人,猜一下两人是不是有什么故事。

雷狮刷了几个评论便懒得翻,随后经纪人直接发来了视频邀请。

“你们想怎么做?”雷狮面无表情地说。

经纪人看着他,认真地说:“我们什么都不用做。”

“我和他根本不认识。”雷狮皱起眉头,脸上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神色,可是他的经纪人却不吃他这一套,对于他的怒火根本无所畏惧。

“重点是看安迷修那边怎么处理,这个炒作你一点也不亏,现在正焦头烂额的是他们,你紧张什么?”

“我不需要绑着别人炒作来上位。”雷狮一字一句地说。

经纪人看着他说:“你接了‘西塞罗’的代言,新电影要几个月后才能上映,你需要曝光需要新闻需要炒热度,公司虽然会捧你,但是砸下来的热度,你就受着吧。而且榜上安迷修在圈内名声好评的人,是你运气不错。”

雷狮冷笑一声,下颌绷紧,这无一不在说明他确实为此很生气。

“是吗?我以为碰上中亚,我的运气就已经绝缘了。”

经纪人突然叹了一口气,就像对待一个撒泼任性的孩子,颇有些苦口婆心,他说:“雷狮,你还不明白吗?就算我们要做什么,也得先看安迷修那边的反应,而且如果不出我所料,他的经纪人很快就会联系我们了。”

雷狮关掉了视频。

他想起安迷修今天对他的评价,想想他的回答还真是没有谦虚,他靠在沙发背上,手臂挡住灯光,内心一阵嘈杂。

他万千思绪,心尖泛起一丝苦涩:安迷修,遇上我,真是你倒霉了。

 

 

 

TBC.

雷狮好像很开心,和安迷修在一起的时候让他笑了好几次。

写文真的不能停太久?今天写文卡得很,因为赶着更新,所以写得可能乱七八糟,我边检查边改。

还有就是如果我的剧情有什么很奇怪的地方,可以大方地告诉我,我不介意批评~有时候反而会很需要意见和建议~

以及,我爱评论!

  1470 49
评论(49)
热度(1470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