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雷安】轻舔丝绒 03

安迷修终于出场啦。

/前章指路:0102

/娱乐圈paro

/雷狮十八线演员,安迷修高人气实力偶像歌手。



雷狮手里捏着一瓶水,他人高腿长,步伐稍快地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。这辆车是佩利的闲车,一辆黑色的别克,够低调不打眼,十分适合现在的雷狮。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只带了自己的行李和一只钱包,其余什么也没拿。

明天补拍的镜头是在郊外,需要拍到日出,所以得起很早,加上化妆,凌晨四点就要赶过去。夏季下午五点的阳光虽然没那么晒人,可仍然还是带着炎热感,他热得不行,被太阳这么蓬松地晒一下,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累。

离开家之后有一段时间,他大哥以前常打电话来虚情假意地联络,旁击侧敲他是不是玩真的,生怕他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后回去跟他争家产。所以兴许他大哥是除他之外,最想看到他成功的人。他现在如此尴尬的境地,那人曾提出过可以帮忙,雷狮想也不想就拒绝了,与之相比,他更在意的是他爸对他的蔑视。

雷狮虽然戏份不算多,可每天都有去剧组报道,因为在现场能学到的东西比理论上的要真实多了。他的经纪人则说得更直白些: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。

导演有时候会讲戏,雷狮很少得到过这种待遇,然而他直觉那位年轻的导演并不是讨厌他,也并非是喜欢无视他;相反,或许他们存在某种信任与默契,而且雷狮大概是被喊NG最少的一位。导演第一次喊他停的时候,只斟酌地对他说过一句话,就像自己也在思考这个角色,最终他只是给出了一个建议:“或者这个角色最适合他的表演方式,就是内敛。你不能跳过他的性格,然后揣摩他。”

雷狮暗自咀嚼,后来也开始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一个角色到底活不活,归根结底在于他的个人特征有没有被表现出来,这也可能直接决定于观众能不能记住他。所以才说表演是门高深的学问,它需要谨慎与细致的推敲,所以有时候才能超越“表演”,变成“成为”的艺术。

他上车之后,先是喝了一口水,才拿出那只碎屏的手机重新开了机,有一个佩利的未接电话,还有本月的话费账单。随后,手机才又震动了一下,微博的特别关注有新提醒,雷狮刚进入首页,就刷出来了安迷修新发的一条动态。

一张照片,遍地是谱子的房间,单人沙发入了镜,地毯上堆了好几个毛绒玩具,旁边的小桌子上有吃了一半的三明治,喝光了的橙汁。虽然看起来有些乱糟糟,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,这确实很安迷修。

配的文字是:在写新歌,腿麻。

转发早已过了十万,评论一堆粉丝都在狂欢说偶像你终于更微博了,还有部分人一直在抱怨能不能放张自拍。

雷狮扫了一下,就把手机放下了,这屏幕实在碎得他有些不能忍。如果换了他经纪人在场,看他总是消费总是如此大手大脚,肯定会冷嘲热讽一顿。雷狮这半年的通告没多少,有些没意思也没意义的通告他也不想接,就算是挑个地方去做背景板,他也得任性一下吧。

所以能用钱买到的东西,他都不想等。

 

一旦有工作,他的作息总是非常规律。雷狮虽然个性张扬,也喜欢打破规则,可是到关键时刻,更是最能自我克制的人。他四点钟的时候就醒了,准点定了闹钟,凌晨四点的天空一片漆黑。拍戏的作息就是这样,如果剧组赶时间,一天睡眠的时间都很少。他不急不忙地到了拍摄场地后,还不到五点,化妆师需要比他们起得更早,随时等候,脸色非常疲惫。看他来了,就立刻开始给他上妆。

这些天的日出都将近五点五十分,制摄组的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,摆机位,弄好轨道,布置灯光,雷狮定好妆后站在外面静静看着。本来还漆黑的地方,立刻就被周围的灯光照射如白昼。

忙碌时,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雷狮等候不久,现场准备工作和演员都已全部到位,现场便准备开拍了。

这一幕是男主角和雷狮的第二次见面,这是一切的开始,所以这一段剧情挺关键。雷狮的角色给男主角抛出了一条橄榄枝。男主角家境不好,学击剑的事情,从不敢让家里人知道。雷狮这一天早早就堵在了他家门口,雾气还没散,人影隔着朦胧的障碍都显得不太真切。这周围是一片平房,在昏暗的早晨显示出青色的色调,可屋檐前的暖黄色灯光又万分饱满,台阶下有许多红色与黄色的盘栽。

雷狮就靠在外面矮小的围墙上等着他,看他出来后,慢慢地跟在人的背后。

这个场景没有对话,就算是台词也寥寥无几,寂静的早晨,两个人一前一后,像追赶。

“这就满足了吗?”雷狮看着前方人的背景。前方日出已经隐约要升起,远处的一方天空蒙上一层浅黄色的光晕,路灯还没灭,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。

男主角听到他这边暗暗咬住了牙齿,用自己只能听见的声音嘟哝:“你又懂什么?”

雷狮的角色是个富二代,有些傲慢,之所以会做出此举,大抵是因为天才之间有种惺惺相惜的怜悯。

“喂。”雷狮停下脚步,在他背后喊了一声。

男主角停了下来。

“知道你为什么会输给我吗?因为你的眼界跟你的世界一样狭窄,相信我,不会有第二个人像我一样来找你。”雷狮喊道。

本来一直是对立切面,导演终于给了他们一个同框的画面。

日出终于缓缓升起,暖黄色的光线顿时渐渐洒满地平线,雷狮逆着光,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前人,因为说了该说的话,此时已准备离开。

兴许是光线刺人,雷狮突然伸手遮了一下光,阴影落到他的五官上,看不清楚他的眼神,或许是出于一个同类型人的直觉,他缓缓地露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。

“你要是不来,你就永远地输了。”

——不是输给我,而是输了。

两者的意义是不一样的。雷狮改了词,导演看了看编剧,编剧并没有什么反应,导演也没有喊停。这条拍得太顺利,导演反复看了两遍,然后才告诉他们过了。这一幕最后的镜头逐渐拉长,直到日出光线被框到镜头中,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 

这是一个补拍的镜头,导演推翻了之前的那一条,直接用了完全不一样的场面调度和镜头语言。到此,雷狮的戏份已经是完全地结束了,虽然工作人员对他不是很热情,但剧组最后还是在现场给他来了一个杀青宴。这是他头一个正正经经,戏份最多的配角,就算不会给他带来爆红的可能性,或许也可以给他带来一些有可能的机遇。

所有人也都知道,或者这才是他真真正正的开始。

雷狮和剧组里的一个摄影导演相处得还挺愉快,他是美籍华人,中文表达不太利索,雷狮和他交流都是用的英文。这位摄影师经验丰富,前几年还参与过一部拿过金球奖的剧情电影拍摄,雷狮没有和导演、制片攀交情,唯独选了他,因为摄影师或许是和演员交流时间最长的人。拍摄期间雷狮和他讨论时,收获到了不少有意义的经验。

“You had a good sense of shot when i was taking photographs for u, as if you can always understand my needs. Hope that you can bring more surprises in the future.(你的镜头感非常好,张力很强,我在拍摄你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意外惊喜,好像你总是能明白我的需求。希望你以后能带给别人更多的惊喜)”

“Thanks . I learned a lot from our communication.(谢谢,每次和你交流也受益匪浅。)”

“You know the fact that you totally can fight for more opportunities on your conditions.(你知道,其实凭你的条件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机会。)”

“I will.(我知道,我会的。)”雷狮对他笑着说,他说这话时非常自信,并不是逞强,摄影师很赞许地看着他。

最后,他们并没有拥抱,只是交换了彼此的推特的账号,算是一个联系方式。

 

下午三点,雷狮回到家之后就结结实实地补了个觉,醒来后已经是早晨八点钟。他是真的有些累,会感觉紧张他自己都觉得很新鲜。

雷狮本来打算去佩利那边拿安迷修的演唱会门票,还没来得及出门,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,让他立刻到公司去一趟。雷狮刚出道时,对中亚娱乐公司有很多的期待,不然也不会从那么多的娱乐公司中选了它,他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知名的国际导演,有钱有背景,在圈子里也有人脉,不然也不能将小公司变成现在的巨头之一。它的影视资源非常好,对签约的艺人一向尽心尽力,可显然——它更懂得趋利避害。

经纪人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事情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雷狮向来迎难而上。他开车到了公司,还没到电梯就碰上了格瑞,可能是刚拍摄回来,脸上有些比较明显的疲惫神色,身边的经纪人和助理本来还在说话,见到他却非常默契地噤了声。反倒是格瑞,见到他很自然地点了个头,算是打招呼。他和格瑞在公司里完全是两个两极,对方现在势头正红,人气和嘉德罗斯不相上下,他虽然不是表演专业出身,可是有天赋有悟性,拍的电视剧与电影口碑都不错,多的是死忠粉。他进公司比雷狮早了一年,两人在同一个公司,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,虽然不熟但好歹算同门,平时也能打打招呼。

有些黑粉就常常如此嘲讽雷狮,相同的年纪,相同的公司,混得却一塌糊涂,简直惨不忍睹。

电梯缓慢上行,气氛有些诡异,一行人闷得跟葫芦似的,根本没人开口。格瑞的生活助理是个女孩子,可能是怕他,此时都快贴到墙壁上了。

雷狮不止是在媒体和网络上风评不好,实际上在公司也不是很被人待见,他当初因为电影被扣下来后和公司大闹过一次,没动手,只是言语上有些激烈。可就算是这样,也是闻所未闻,谁见过这么嚣张的艺人敢和高层叫板?

电梯到后,一群人出了电梯门后往两边不同的方向走了。雷狮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正等待他的经纪人,从脸上看不到什么明显的情绪,反正雷狮猜不出是什么事。

“怎么了?中亚要跟我解约了吗?”他一走近就肆无忌惮地说。

经纪人一听这话,险些无奈地翻个白眼:“你付得起解约金吗?”

“倒也不是不可能。”雷狮说。

“就你那点收入。”经纪人不当回事地说,随后才正经道,“叫你来是因为有工作,一个广告代言。”

“嗯?”不怪雷狮诧异,因为中亚的确在很早之前就不管他了,连刚签约的公司新人都可以踩他一头。

“你刚拍完电影,在上映之前多接点活动,增加一下曝光度对你有好处。”经纪人边走边在前边说,听到后面没有声息,才停了下来,转身看着他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雷狮听到这句话才完全地认真了起来。如果在他被千人骂万人踩的时候,哪怕公司请公关解决一下,雷狮都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么多负面的新闻的地步。作为一个艺人,坏了形象和路人缘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,因为博得路人好感容易,可让一个路人喜欢上一个黑历史缠身的人却不简单。

雪藏的传言并非不是真的,雷狮说话有些阴阳怪气,是因为至今那件事情仍然会令他感到膈应至极,亦是他对中亚感到失望的最大原因。

“雷狮,别太较真了。”经纪人干脆转身面对他,“《起点》这部电影宣传得很成功,新导演背景也不简单,而且有两个流量明星主演的加持,票房根本不是问题。你能不能借这股东风火起来,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。公司本质上到底还是商人,只要你能带来可观的利益,大家就没冲突,这才是关键。”

雷狮对此一言不发。

中亚娱乐当年被称为最惜才的公司,雷狮现在觉得,其实也不过如此。涉及到利益与金钱的东西,怎么还会纯粹?综艺通告雷狮并不是没上过,大多数哗众取宠,陪笑脸的事情他做不出来。

广告代言真的是头一个,再说现在会有什么品牌来找他代言?一来他不红,没有知名度,肯定无法带来什么好的收益,二来他的负面新闻偶尔时不时在大众视野飘一飘,换哪一个品牌商家怎么都不会找他。

雷狮甚至开始猜测,哪家公司这么不讲究?是不是有人想要整他?

直到他走进办公室的大门,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,桌子的另一面坐的是卡米尔和他的助理,因为这个代言商实在是来头不小,中亚的副总都亲自出场了。雷狮心中了然,卡米尔只是看他一眼,并没有任何表示,俨然一副和他并不认识的样子,雷狮当然顺着对方做戏。

“‘西塞罗’决定要和雷狮签约三年的品牌代言。”卡米尔在雷狮入座后便单刀直入。经纪人早就在之前接电话时被震撼过了,现在还能佯装一下镇定。本来还不太信的副总,这回才确信自己耳朵确实没问题。

这个副总经理扯皮的功夫不是一般的了得,他知道像“西塞罗”这样的大品牌,代言费用肯定不低,可仔细地看了合约,才明白这是这么掉馅饼的事情。

“品牌代言要求的公众形象很严格,贵公司为什么会选择我?”雷狮听他们说了半天,终于插了一句嘴。

经纪人连阻止他都来不及。

卡米尔对着他不卑不亢,他今天是有备而来的,大概也早已面对了他的任何问题。

“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操心,我们之所以决定找你做代言人,目光肯定是放得比较长远,而且我认为再也没有比你条件更适合的人选了。”

“西塞罗”主打的珠宝和腕表,这种高奢侈的品牌,一般都会请一线的大腕,这次像找雷狮这种十八线的小艺人,可以说是史上头一遭。

卡米尔这话说得挺糊弄人,可是有一个地方却并没有说错,雷狮的形象与气质都无可挑剔,经纪人也说过他就算穿破球鞋都能穿出高定皮鞋的气场来。

“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合约的内容,我们的要求很宽容,只要不出什么恶劣的负面新闻影响到代言的形象,‘西塞罗’我们确定首选是雷狮无疑。”

“合同没有什么问题,中亚对于艺人也是严格要求的,我们这边并没有任何问题。”副总经理立即道,像这类奢侈品牌代言,有时候是他们积极争取都求不来的,没有道理亲自送到嘴边的肉不尝。

卡米尔听闻顿时站了起来,伸出手与副总握了握手,然后才朝雷狮伸出手。

“合作愉快。”

雷狮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,才将手伸出去。

这个会议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,更具体的需要找一个时间再详谈,然后卡米尔就像赶时间般,立刻离开中亚,带着助理扬长而去。

办公室一下子只剩下三个人,雷狮面无表情,倒是副总经理好像有些不太自然,当初雷狮和高层吵架的不是别人,这个副总就是其中一个。他本来也是相当看好雷狮的,现在这种撞大运的事情撞到雷狮身上,中亚到最后肯定会重新定位雷狮,和他的价值。

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毫无厘头的代言,表示着雷狮从今往后的身价已经不一样了。

 

雷狮离开公司后,就开车到了佩利的地方去,这边是商业区,四周是高耸的写字楼,佩利亲自将票送到马路边。

“这是最好的位置了。”佩利对他说,“安迷修真红啊,他的票几乎已经被炒成天价。”

雷狮默不作声地接过票,随手放在车头。

“老大,你这票是要拿给谁?”

“佩利——”

“问问嘛。”佩利知趣地悻悻道,“总之,有困难再找我。”他说完起身让开了些,雷狮对他说了声谢谢,便开车走了。

这个点,前方路段显示正在塞车,雷狮在下一个路口就选择绕了远路走。现在谁最红,只要看看周围就能知道,手机代言的几个明星之中,就有安迷修的脸。他走的小路,畅通无阻,想到卡米尔干脆在路边停下来车,想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还没待他拨通电话,车窗上突然拍上了一只手,雷狮冷淡地转过头去看,一个影子突然闯入他的视野中。

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大夏天裹得严严实实,口罩墨镜帽子一应俱全,看到他的脸时,明显就是一愣。

雷狮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现在正停在什么位置,他车子身子身后不远就有一个巷子,那边是繁华的市区中心。他拉下车窗,两人就这么对视半天,竟没人开口说话。直到一阵女孩的尖叫声越来越近,年轻人终于摘掉了墨镜,露出了一双绿色的眼睛,兴许是热的,额头上一层细汗。

最后还是雷狮开口打破了僵局,他打开了车门的锁。

“需要帮忙吗?”



TBC.

还是忍不住开了一点金手指,才好让剧情推进得更快些~西塞罗这个品牌是乱起的,根本不存在(。

这章一直在尬写,自己都不敢扫。最后谢谢大家给我的评论,写不出的时候一直都在反复刷评论,太给我力量啦!爱你们。以及,我的文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欢迎提出,因为肯定会存在BUG,有时候自己并没有检查出来。

  1513 53
评论(53)
热度(1513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