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雷安】轻舔丝绒 02

/前章指路:01

/娱乐圈paro

/雷狮十八线演员,安迷修高人气实力偶像歌手。

雷狮走出了一大段路后,感觉到紧绷的下颌逐渐松懈下来,半晌,他才突然扬起嘴角冷笑了一声——他竟然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而感到窝火。以往他总是毫不在乎地忽略,别说放在心上,他是根本就不在意。雷狮把手机捏了一路,现在翻过来才知道屏幕从底下到中间划了一个长条,还裂开了许多细细小小的缝隙。

他面无表情,神情冷淡,心想是不是人倒霉起来都像中邪,前脚送了一只表,后脚就废了一只手机。后壳贴的那张闪片小马,已经被蹭得有些秃皮了,雷狮手指压了压,破掉的地方是没回来,刚压下去的火却险些又烧上来。

随后干脆关了机,眼不见为净。

网络上关于他的那些新闻,并全然不是真的,至少他的脾气确实如此,只是现在已经收敛很多了。经纪人对他说过一句话:你现在没有资格随心所欲。

这句话常常使他振聋发聩。

娱乐圈这种地方,鱼龙混杂,表面光鲜亮丽,背地里到底过得怎么样却不为人知。很多人都是抱团玩的,一线的瞧不上一线,和二三线偶尔玩玩,又嫌弃上不了档次。如果不是捆绑销售,那洁身自好的人就是自己玩,全看个人追求。

雷家几代都走的商业路子,只有他突然歪了个岔,偏偏想要当个演员。自古以来,商人都瞧不起戏子,抛头露脸,不都是出去卖脸卖笑的吗?

“你以为那个圈子是跟你想的一样?玩的是什么?你不清楚?你以为谁当真稀罕你的才华和天赋,在那个石头经过包装也能被捧成钻石的地方,你又算得了什么东西?”

“那些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雷狮对于他爸冷嘲热讽的回应永远只有这一句。反对的声音并不是头一天听,从他念表演开始,这种争吵已经上演好几年了,这些话不用听他都能背出几种花样来。他觉得可笑,又忍不住认真地顶了一句。

“而且,我是个什么东西,我自己做主。”

现在他的人生是真的由自己做主了,却跟最初设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

雷狮没受过这种待遇,风光无限时谁都喜欢奉承,尽是讨好与谄媚,现在光环不在,世间淋漓尽致的恶意让他尝了个遍,什么样的落井下石对他来说已成常态。要问雷狮刚才是不是很生气?他恨不得当场踢穿对方的膝盖,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?制造更多负面的新闻,让媒体对他口诛笔伐吗?太掉价。

这是很出名的影视基地,随便进一个棚子就能围观到拍摄现场,这个季节来拍戏的明星很多。如果碰上饭点,到四处晃晃,兴许还能幸运地逮住一个。

他听说嘉德罗斯也在这里拍新电影,这位来头不小,人气爆红,说是一线巨星也不为过,粉丝和狗仔天天蹲点候着。

雷狮晃了半天才回到片场,他毕竟不是当初的那个他,什么都放在脸上,什么情绪都毫无顾忌地甩给别人。招惹他的并不是无辜的工作人员,而且将情绪带到拍摄现场这种事情,太不专业,他不屑。

只有中午这点时间,能让所有稍微松懈下手头的事情。导演除了吃饭,其余一直待在镜头前,和制片、编剧看看拍好的片子,或是反复讨论剧情。

确实如他经纪人所言,如果努力打好关系,说不定就能翻过身来。在娱乐圈混,机遇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,红不红全凭一念之间。雷狮从来没有打算这么做,想也没想过。如果别人不是发现他的价值才看见他,求来的跟回家认输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吗?于他而言,都是妥协。

自尊太强有时候或许不是好事,但是如果没有自尊他就不再是自己了。

雷狮在整个剧组里真的算是比较特殊的那一位。他的角色虽然是个配角,要公正地说,好歹算个男二,戏份并不算少。然而他身边,别说经纪人,哪怕是个跑腿的助理都没有,每天不是自己打车过来,就是开车过来。工作人员都喜欢面善的家伙,少有人会贴脸色讨好谁,何况是像雷狮这种根本没名气的小明星?不过倒是有些人私下凑在一起聊天时会说,接触后感到也没有网络上传的那么难以相处。毕竟都是正常人,谁会有事没事就对谁发脾气啊。

因为两个主演都是当红明星,拍戏没有曝光率,公司有时候会特意安排粉丝来探班,允许发发几张路透图。能来的肯定都是真爱粉,经纪人也不担心粉丝引起乱七八糟的骚乱。

这天中午,男主角的经纪人惯例又带来了一批早安排好的粉丝,雷狮进来的时候恰好撞上。一群小姑娘可能并不是第一次来了,非常老实,也不吵闹,不给剧组里的人添麻烦。每个人都带上了自己的小礼物,还有写的信,排队着等待签名。被包围在中心的人,一脸宠辱不惊,雷狮看人从来不会错,就拿眼前这位来说,演技是不错,但是做人太装模作样了,太会端。

他不喜欢雷狮,雷狮也不喜欢他,两人在这个方面倒是十分默契。

 

雷狮还没走两步,其中一个灯光师的小助理就走到了他面前来,然后指了指站在角落里的一个小姑娘。

“找你的。”那个小助理说,“等很久了。”

六月底的天气,已经非常炎热,眼前这个人瞧着很眼生,很年轻,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,只是满头大汗着实有些狼狈,看到他走过来后,似乎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雷狮,我、我是你的粉丝!”女粉丝说话都禁不住结巴了,雷狮听完都有点愣了。也许是感到现在自己这副太不矜持了,她平复了一下心情,才很认真地说,“我等了你好几天,昨天见到你拍戏不敢打扰,所以今天又来等了等。非常不好意思,擅自就打扰你。”说完还想要忍不住鞠躬,被雷狮一下子按住了。

不是怪这位粉丝太战战兢兢,而是雷狮气场太强了,他是很帅,可是五官很锐利,这种颜值是有杀伤力的。雷狮还没开口说话,对方就紧接着又冒出了一句。

“你好帅啊。”女粉丝很激动,眼睛红红的,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才软软地说,“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?”

他个子高,女粉丝最多一米六,所以她说话时,雷狮会微微低下头。只是小细节而已,女粉丝却脸很红,还很担心被拒绝,便立刻说:“我带了签名板还有笔的,我不要拍照,就要个签名行不行?”

雷狮来这个地方拍戏,也一月多月了,除了经纪人来过一次,从来没人探过他的班。

“真的不要拍照。”对方还在轻声强调。

“嗯。”雷狮低低地应了声,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签名板,垂着眼,很快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,写完还问了一句,“你叫什么?”

女粉丝愣愣地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

雷狮突然冲她笑了一下,纵使是他的铁粉也很少看到他微笑的样子,因为他网路上的照片大部分都是面无表情,这么温柔地笑起来实在寥寥无几。他长得太好,一笑起来整个人都生动,女粉丝一下子就不会说话了。

“加油,我真的很喜欢你,”她说完这个觉得可能这句话太渺小了,又急急地赶紧补了一句,“真的还有很多人也很喜欢你,我们天天刷你的消息和微博,不过你不常说话,大家只好默默留言,担心你不高兴也不敢刷太多。”

雷狮抿着唇,没有立刻说话。这种感觉真是陌生,竟然还会有人担心他会不会不高兴?太新鲜了,以至于他听到时,胃袋猛地就是往下一沉。

“你一定、一定会红的。”女粉丝说到这里,眼眶都红了。

他以前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,做什么成什么。娱乐圈是他人生中第一道坎,所有的嘲讽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。雷狮在签名板上飞快地写上了对方的名字,还在下面认认真真地写了一行字。

锦上添花见过很多,雪中送炭却没体验过,然而就仅此一次也能令他感到心室灼烧。因为他竟在那一瞬间,怀疑起自己是否值得这份沉甸甸的喜欢。

“谢谢。”雷狮将签名板递还给他时低声说,女粉丝很激动地接过去,雷狮写的时候她一直也在认真地看。

之前她追星的时候,朋友总是会说,喜欢谁不好,为什么要喜欢雷狮?挑谁不好,偏偏非要选择一个最艰难、看起来最没前途的一个。追星就是为了快乐啊,可你快乐吗?

她现在就想大声冲全世界说,她很开心,甚至骄傲坏了。以前她也追过一个偶像,那人经过七年的沉浮终于一夜爆红,她坚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。从喜欢雷狮的那一刻一直认为,总有一天,雷狮这个名字会被所有人知道,而她确实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偶像。

“我明天就杀青了,以后不用再跟过来蹲点。”雷狮说完还递给她一包纸巾,说道,“注意安全,快点回去吧。”

女粉丝连忙点头,乖乖地听话转身走了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签名板,雷狮的字虽然非常潦草,却十分硬气与傲骨,那一句话写得龙飞凤舞,却感觉充满力量。

——“我不会辜负你的喜欢”,还有极为珍重的两个字,“谢谢”

 

下午整个剧组又迅速地忙碌了起来,现在拍的第265回是中期的剧情,雷狮在这里没有台词,只是露个脸的场景,也许前后都不到十秒钟。女主角是凯莉,男主角名字比较拗口,性格一本正经,虽然人气很高,却表现得很谦逊,别人和他搭戏都感觉很舒服——除了雷狮。

雷狮饰演角色和男主角的角色是竞争对手,可单纯说是对手,情况却又有点复杂。起初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,以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主角,可后来主角逆流而上,很快在两人同台比赛,就成了手下败将。雷狮的镜头没剩下几个了,就算是明天,也是补拍几个镜头而已,严格上来说,今天结束后,他的戏份算是杀青了。

这一幕是主角的一段小高潮,主角和队友私下来了一次比赛,这场高水准引起了所有人的围观。雷狮和女主的角色站在看台上,当个背景板。

他们拍了那么久,动作都算到位,所以这条拍得并不算难,之所以被喊停,也是导演想要让角色做些调整。

自己的戏份拍完后,凯莉回到化妆间刚坐下,忍不住想翘起二郎腿,像他们这种流量明星,公司一般都会喜欢搞人设。她这种公众人物,走到哪都可能遇上狗仔,在片场这种公众场合,举止、言行都要一一控制好,万一不小心意外地崩人设,指不定会被黑成什么样。

她是入行不久的新人,去年主演了一部科幻剧红起来后,片约不断,长相放在娱乐圈来说,长得比较有特色,毫不意外就涨了一大波粉丝,现在已经称得上当红小花。

凯莉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挺有天赋的人,像他经纪人说的那样,只要保持这个心态,她会更红,成为一线只是时间问题。

明明是个小成本的电影,凯莉到剧组后才发现团队都是请的大牌,因为是竞技题材,所有的主要演员都私下上了整一个月的课程。指导老师请了退休的击剑金牌运动员,很专业,对他们还算宽容。

雷狮在剧组里除了拍戏之外,总是冷着一张脸,令人无从猜测他想什么。凯莉感到很无聊,跟他搭戏的男明星过于一本正经,所以她都不太敢跟对方开玩笑,而且万一说错什么话,搞不好得罪人。她想了想刚才被导演喊停NG的几条,干脆靠到椅背上,趁着空闲闭上眼睛赶紧休息。

对于这个剧本,公司本来并没有很看好。导演虽然略有名气,可是是个海归,在国内兴许没几个人听说过。编剧挺有名,剧组的班底总体对比,并不如手头上另一份小说改编为电视剧的剧本,而且对方的制片人早已看中她,如果她愿意,女一是她肯定没跑了。

电视剧比电影赚钱,一直如此。

除非电影爆红,可现如今国内电影行业真称不上乐观,无论怎么展望,或许保险地演电视剧,更能吸粉也更能站稳脚跟。凯莉一向很有主见,和经纪人讨论过后,最后还是推了电视剧的剧本,选择了电影。

大荧幕总比电视剧更高级,也是凯莉进娱乐圈的目标,她不是单纯地奔着女明星来的。

虽然女主确定是她无疑,凯莉还是参加了试镜。本来主角试镜和配角试镜是分开的,然而那天说是巧合的,确实也是,因为第一天试镜,现场出了点小意外,半途就得被迫结束。所以导演约了另外一个时间,让她再把试镜的表演完整地来一遍。凯莉对此表示理解,这个导演纽约大学毕业,后来到好莱坞混过两年,拍过两个挺有名的短片,今年才转回了国内,其野心不难猜,没有继续在国外发展,必定是准备回来开拓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机会都是让给有准备的人的。凯莉自从打算接剧之后,就连续练了一段时间的体能训练,还在网络上看了许多击剑的比赛,不至于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她那一天全空出来给了试镜,什么通告都没有,去的也比较早,非常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。这个人他认识,娱乐圈这种地方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只要是负面新闻不到半刻便能传得热火朝天。

所以她知道雷狮,微博小号还偷偷刷过他的八卦。

没想到这个人也来参加了这部电影的试镜,男主角也是内定的,那对方要争取的是什么角色,根本不用猜。凯莉只和经纪人一起过来,看雷狮进了门后,才问身边的万能经纪人。

“我能不能看看他试镜?”

他的经纪人是个刚结婚的男人,虽然看起来十分不好沟通,可私底下却是个非常和善的人,听到她这么说也不问为什么,只是说:“我去问问导演。”

然后不到两分钟后,就带她进到了房间去。

凯莉进去的时候,看到雷狮正走到中间的空地上,显然刚准备要开始。雷狮今天穿的衣服显然是经过准备的,还搭了件黑衬衫。他的新闻太多了,明明是个没名气的小明星,可娱乐绯闻却不断,不得不说也是惊奇,因为批判过于复杂,雷狮这个人已被大众妖魔化。凯莉现在看到人,发现自己竟然也很难说清楚那是种什么感觉。

有些人上镜,在镜头前十分好看,有些人在镜头里则表现不出本来的颜值,雷狮大概就是后者。因为这个人真的长得太好,也太尖锐了,只要是面对面跟他站在一起的人就能明白。她可以肯定,只要他站到聚光灯下,所有人都会被他不由自主地吸引,因为有些东西就是与生俱来的,求不来。

雷狮静静地站在那里一会后,什么都没做,凯莉原本以为他是在酝酿情绪,没想到,这人半天后却是看着导演,忽然蹦出一句:“可以关掉这盏灯吗?”

只是关掉他头顶那一盏,光线有些暗,并没有什么影响,导演同意了。

雷狮坐到了椅子上,他的周围有点暗,因为低着头,所以根本无法揣测他的表情,只看到他的动作很僵硬,反正这个坐姿怎么都不会令人感到舒服。学过表演的人都知道,入戏是门学问,所以你得利用你身边所有的东西,甚至是跟你对戏的那个人,快速调整自己的状态。雷狮现在看起来就十分压抑,因为他传递出来的东西太消沉了,凯莉甚至觉得他穿的那件黑衣服都是提前预测过的阴谋。半晌,雷狮低低地笑了几声,笑声很突兀也很短促,一听还有点阴冷。随后,他才慢慢地站了起来,带起椅子尖锐的一声摩擦。

在场的人都对剧本无比熟悉,都能看出这是哪一幕的剧情。雷狮走上前,手扶住空气,拿出了衣服,动作略微粗暴与着急,开始给自己穿上。他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击剑进攻姿势。这个角色一共有三次正经击剑的时候,其余两次都是对上男主角的时候。他身材极高,很显压迫力,因为没有道具只得佯装手里正握着细剑,当他突然猛地往前跨步时,手臂的力量往前一挑,凯莉心口顿时发紧,仿佛那细剑真的就戳到了她眼前。

因为他的眼神比他的动作更具有攻击性。

凯莉开始的时候曾猜测,也许他会选择和主角的那场对决,因为那是这个角色非常重要的一幕。编剧并未给这个角色有太多的笔墨,或许是商业妥协,这个角色在剧中更像一个装饰的花瓶,不是华而不实,而是他明显就是一个被消费的角色。他很酷,很帅,非常有天赋,被赋予了天才的称号,可从头到尾,却只陪衬出主角的努力与胜利。这个角色从来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层次感,因为只要他够帅,够炫酷,足够好好地站在一边吸人眼球,并输给主角就足够了——这就是角色在剧本中的定位。

关于这个角色,总是避重就轻,他虽然总无处不在,可仔细看看却挖掘不到有什么亮点的地方。

雷狮所有的攻击点都在同一个地方,凯莉看出来那是一个靶子。凯莉不知道雷狮是不是为了这个角色才准备的练习,可她一个外行却实实在在地被唬住了。

可很快他的动作就变得非常大幅度,说是击剑,不如说是发泄。这是雷狮的角色在第一次输给主角后,独自回到训练场练习的一幕。

也许对于一流的运动员——更对于一个天才来说,失败是一种屈辱。这段戏并没有台词,剧本只是如此描写,“他非常失落,脸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,并沉默地一言不发,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前途已被钉在了那堵狭窄的墙壁上(他房间悬挂着金牌的墙)。”

黑暗使人能感受到更多的细节,这场戏说穿了,情绪表达才是主角。雷狮发泄一通后,胸膛起伏,停下后都不止地发出阵阵喘息。他微微垂着头,仔细看才发现,他的手指是微微打颤的,随后他才抬起头来伸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,露出一个真真切切的讽刺与酸涩的笑容,却一直没有将手里的剑放下来。

表演从来不会排斥一个演员临场发挥。

而这个导演拍摄过一个一镜到底的悬疑短片,青年企业家从清晨醒来后开始每天同样的忙碌,可出门后,他不是开车上班,而是带了一把枪直接找上门去杀害了勾引自己老婆的第三者。但是在拍摄过程中,导演发现如果只是如此直白地平铺出去,太乏味了。因此他增加了在前往的路途中,遇见以及发生过的所有事情,为此增加了时长,增加了演员,也增加了拍摄的时间。可是最终表现出来的镜头衔接得近乎完美,每个人的走位是经过他精心的计算,没有半点失误。这个导演喜欢挑战自我,并有足够多的耐心,更喜欢打破常规。

凯莉在雷狮离开那个房间的那个瞬间,就明白——他赢了。

 

 

 

 

TBC.

其实雷狮不苦,受的挫折也只是普通人也许可能会遭受的,他还是很幸运的,因为自身才华横溢,富有表演天赋,而且还会遇上安迷修(不),都是人生试炼。

  1663 45
评论(45)
热度(1663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