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

 

【雷安】倒错恋爱 03

前章请走:0102

设定:雷狮原形是豹子,安迷修原形是狐狸  猫科vs犬科动物谁会赢?

本章摘要:

“不要这么迁就我。”雷狮低声说。

安迷修愣了愣才接话:“我怎么迁就你?”

“就好像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雷狮看着他,然后移开了目光,看向对面的马路,“别给我这种错觉。”




雷狮看了眼仍然困苦思索的人,一步步地走下台阶。安迷修说这招很管用,吸收吸收天地间灵气,说不定尾巴就能缩回去了,他越走越近,眼看着那尾巴还轻轻地朝他摇摆起来。

“真不知道你发的什么疯。”雷狮冷得脊背都是僵硬的,“去找丹尼尔不是比谁都快捷?”

安迷修无奈地睁开眼睛看他,他并没有感受身体何处不舒服,实际上他的状态很好,非常不错,然而最近的状态却根本不受他的控制。昨天是耳朵,今天就变成尾巴了,明天呢?他会不会就变成了一只傻狐狸?这会已经接近五点半,天色已暗,大雪令视野变得更茫漠。

雷狮双手抄在口袋里,下巴埋在衣领下,因为肤色过于白皙,反而令他的脸看起来更像一座冰冷的雕塑。

“我知道“变形魔水”可以解决麻烦,可是药效过了之后呢?我总不能一直靠它解决问题。”安迷修沉吟道,他有些失落,尽管已经极力掩饰,但是尾巴搭拉着连晃都不晃了,也不知道是能够骗到谁。

“谁会看啊。”雷狮立刻说。

像安迷修这种情况在凹凸学院并不少见,因为一天之内无法维持人形的校友,会选择在校内就恢复原形,离校后再变回去,基本便没有什么困扰了。预防万一,在教室大楼的大厅窗口,还可以填表领取魔水。

雷狮在冷风中几乎被冻得浑身发抖:“给你两个建议,去找凯莉,她的家族和你都是同类,也许可以帮你解惑;要么就去找丹尼尔,什么都不乐意现在就立刻回去。”他眼中无一不在传递“老子快被冻死了”的讯息,安迷修看了他一眼,摇了摇尾巴,将它缩进了大衣里。

早上来的时候他带了伞,这会撑开,雷狮也没客气,收了魔法伞就躲了进来。

“你怎么这么怕冷?”安迷修随意地问了一句。

雷狮嘴巴抿得紧紧的,安迷修猜测他可能是脾气还没散,也没在乎他根本没回答的忽略。

 

动物天生就对自己的领地有绝对的控制欲,说直白些,就是喜欢占地盘。雷狮自从和安迷修一起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魔法,因为总有个人追着在身边,还在耳边说个不停,任谁都会不胜其烦。

路上又湿又滑,他们走回去的时候路灯已经亮了起来。说是不喜欢,其实一开始雷狮也没如何讨厌安迷修,他又不是神经病,何况安迷修长得并不惹人烦。如果不是那一次交手,或许至今,他们都可能只是陌生人而已。

两人住的地方离学校并不是很远,雪越下越大,铲雪车刚清理的街道又开始落上了积雪。

“冷就多穿点。”安迷修开口说,“你还小么,还需要别人提醒你。”

“跟这个没关系。”雷狮扫了眼安迷修的头顶,才慢吞吞地说。他能说出口,是因为确信不会得到一句冒犯的“为什么”。

安迷修闻言果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,可并没有追问,他总是会停在恰到好处的位置,从不强迫、从不为难。在路口时安迷修会微微走在前面半步,帮他挡住前方迎来的冷风,体贴过头,安迷修整个人就像一个陷阱。这么一个人没理由只会有他看到优点,雷狮一路上沉默不语,可是内心深处,他并不为自己这种奇妙的占有欲而困惑。

两人走了十多分钟,终于回到了住处,安迷修犹豫了一下把伞递给雷狮。雷狮却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,很嫌碍事地皱了皱眉头,往前走去。

安迷修收了伞走到大门,还没来得及伸手摸向门把,雷狮不知是何时停下的,在背后喊了他一声。

安迷修困惑地看着他。

雷狮站在他家的台阶下,视线看着街灯下的垃圾箱,阴影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。随后安迷修才听到他清冷的声音:

“安迷修……尾巴,并不难看。”

 

安迷修睡前想到雷狮的那句话还想忍不住想笑,他关上灯闭上眼睛,心里默默地想:并不是因为不好看才会困扰啊。

第二天安迷修醒来后首要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伸手摸向尾巴,没有毛,顿时便大松一口气,好在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。他好久没有枕着尾巴睡觉了,还真有点不习惯,以前还总靠它来取暖呢。

其实这个事,并不是没有可以问的人,他师傅虽然再次出门云游了,平时也很少跟他联系,可安迷修只要想找人对方,还是有办法的。他从出生以后一直过得顺风顺水,师傅很少操心,这回如果托人找他,不知道还会怎么想。所以,虽然安迷修那天晚上没有对雷狮说的建议点头,却也认为那不失是一个方法。

凯莉在学校的排名并不低,可是人却并不是那么好找,就性格上来说更不是那么好商量。他细细想了一番,可能她和雷狮倒是挺合拍的。安迷修大清早就堵在凯莉的教室门口,等了大半天,偏见不到人,随手找了一个人问,结果凯莉跟雷狮一副德行,都是喜欢逃课的类型。

等他回去时,雷狮正好从后门进来,叼着营养剂和三明治还对里面夹的生菜十分厌弃。

“不喜欢生菜,为什么不换另一种?”这是在他们那一条街上的餐厅里买的,非常巧,店主曾经也是凹凸的学生,烹饪系的。雷狮对那里情有独钟,经常一个人在那里解决早晚餐。

“为什么要换?”雷狮不耐烦地轻哼一声,一边不忘把生菜全挑出来,让它们给垃圾桶消化。

“不是不喜欢吗?”安迷修有点好笑地看着他。

“有牛肉就怎么都可以。”雷狮说。

安迷修便不说话了。反而是雷狮开口问他,“怎么样?”

“她没来。”安迷修说。

雷狮听罢立刻就嗤笑了一声:“你现在知道,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乐意听这些东西了?”

 

凯莉中午的时候总会出现在餐厅,安迷修倒是不担心找不到人。今天上午的课几乎都是在室外进行,雷狮对这种低阶的魔法没什么忍耐值,自己的练习过了后就远远地躺在台阶上,一副懒洋洋的样子。天气预报也有出错的时候,今天早晨的天气还不错,淡淡的阳光从天空洒下来,扫走了最近一直湿冷的阴霾。

安迷修慷慨给同学当了半天的靶子,这会下了场不免喘几口气。雷狮给他丢了一瓶运动饮料,安迷修喝了一口,就皱了皱鼻子,这都是什么鸟屎味?雷狮的口味真不是一般地重。

正在他往准备找个地方坐下的时候,雷狮突然站了起来,轻捷地跃到他旁边,看着他的后方,口气很淡地说:“追吗?”

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前面那个在空中追着人跑的不是凯莉又是谁?眼看着人就快溜走,雷狮眨眼间就在他身边消失了,安迷修愣了愣,也立即追上了上去。

 

凹凸学院总是不缺看热闹的人。所以在临近中午的时候,众人便看到校内排名靠前的几个名人,在学院玩起了追逐游戏。NO.1嘉德罗斯追着格瑞,金也紧跟其后,然后是魔女凯莉,其他人还没松口气,就又看见雷狮快如闪电般追上来,NO.5自然也步步紧逼。

众校友不禁开始犯嘀咕,到底竞技会是不是提前了三个月。

“跑什么?”雷狮本不想使用暴力,可前方的人闪的速度一直没慢下来,他一时恼火,直接将人从空中生生地拽了下来。

凯莉这一下摔得可不轻,这倒是小事,好不容易追到的人却是跟丢了,她不爽地回头去瞪突然出现找麻烦的人,见到那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,嘴巴里的那些话极快地咽了下去。

安迷修这时刚到,他落地后才发现他们跑了好大一圈,已经来到了学院的最南边。

“你们找我有事?”凯莉抱着手臂看着对面的两人,她被雷狮碰到的手臂现在都还没有感觉。

雷狮没说话,显然是要安迷修自己解决,他只负责追到人,对余下的并不想管。安迷修上前一步,大概也知道凯莉是被雷狮暴力截下的,露出一个有些抱歉的微笑。

“凯莉,我有件困惑的事情,需要你解答。”

 

凯莉找了个地方坐下,只要不是寻仇的,她自然不担心的。

“想问什么?先说明姑奶奶可不便宜啊,我是应该按时收费呢还是应该按分钟收费呢?”凯莉翘着二郎腿,托着下巴算计地看着安迷修。

雷狮在旁边问了一句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当然是咨询费,雷狮虽然你很强,但是求人的时候可不要随便威胁人。我虽然打不过你,也是有骨气的。你再这么看着我,我可就走人了。”凯莉说。

安迷修看了眼雷狮,这人在外的名声就是性格不好,脾气暴躁,实力超强。而且不笑的时候太冰山,怎么看都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“这个好说。”安迷修连忙道。

“行,那赶紧问吧。”凯莉说,“我还等着要去欺负傻子呢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你有没有控制不住形态的时候?”安迷修斟酌地说,“就是无法掌控身体,而且总是在任何不恰当的时机里露出原形。”

凯莉都没思考一秒钟,非常干脆地答道:“没有。”

安迷修也不是很意外,“在你的家族中,有谁曾有过这种状态吗?”

“你是在什么时候就能随意操控这个身体的?”凯莉反问他。

“很早,距离现在也有几十年了。”

“所以说,像你这种修为高,又极早修炼成人形的,在这几十年间一直切换自如,现在突然失灵了对吗?”凯莉说,“这种情况可不常见,因为一旦化成人形,维持了这么多年,状态是很稳定的,除非是你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暂时无法修复的伤害。”

“并没有这个情况,完全可以排除。”

“我可不是指某种看得见的伤害,发生改变就意味地有什么不对劲。”凯莉停顿了一下,又坏心眼地笑了笑,“你也不用那么紧张,这种情况也是有很多种的”

“那么……”

“那么……”凯莉靠在椅背上,十分平静地道,“你有算过你的发情期吗?”

安迷修怔愣了一下,他显然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“这不就结了。破案了,赶紧走人吧。”凯莉朝他们挥挥手,正要站起身来。没料想雷狮突然插了句话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字面意思。安迷修准备进入发情期了,身体激素不稳定,自然无法自如控制,不过别担心,直接就变回了原形也有可能。这你们都知道,我就不用解释了。”

“你怎么确定?”雷狮追问道。

“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种现象——我姥姥就是这么个情况,爱信不信。”凯莉说,“要是觉得不可信,你们大可去问丹尼尔,不过我想我的答案不会出错。”

凯莉说完就迫不及待地走了。只留下安迷修和雷狮两人站在原地,两人各怀心事。

 

发情期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,这是必经之路,而且只要发情期来临后,以后的每一年它都会如约而至,也标志着安迷修成年了。

实在太早了,所以一开始安迷修就没往这个方面想过。他的年纪并不大,也许是化成人形太早才令他的发情期提前来临的。或许在场的人换了另外一个,都不会那么尴尬,雷狮一言不发,安迷修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周五的下午都没有课,他们只要回去等待丹尼尔发通知,就可以离开了。因为最近强降雪,兴许会通知放假。

 

 

两人回到教学楼,安迷修眼前被人遮了一下,艾比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,她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飘在空中。

“安迷修,这回你总有空了吧。”艾比看到他似乎被成功地吓到后,这才从落地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昨天说没空,可是下午已经没课了吧,明天就是周末,你难道有什么别的安排吗?”艾比立即说,她确实是个漂亮的姑娘,且向来心直口快,干脆利落。

安迷修愣了一下还没开口说话,就感觉到身边传来一阵压抑的空气,雷狮杵在他旁边,什么也不说,只是冷着一张脸。

艾比是草食系,对雷狮这种攻击力十足的类型实在是唯恐避之不及,她看了一眼对方,这人目前看起来心情也不是很爽。艾比心里有些不大自在,因为正常人怎么都应该要回避一下,她明显就是想找安迷修说说悄悄话的。

“你可别忘了之前说过的话。”雷狮冲安迷修很冷淡地说。

这都是什么破事?安迷修没想过雷狮是当真的,毕竟两个人大男人去约会吗?挺奇怪的。他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雷狮,这人显然并没有将这当做玩笑,他的眼神和气息无一不在说明,他是认真的,他哪怕是敢敷衍一点,雷狮肯定就会发脾气。

“对不起,艾比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。艾比就迫不及待地截住他:“不会吧,安迷修,你又要再拒绝我一次?”她蹙着眉头,依然记得很清楚,当初刚进凹凸的时候安迷修是对她有明显的好感的。她也没想过要利用安迷修对她这份不错的印象,来让他做些什么,她之所以找那些蹩脚的借口,其实都不过是因为脸皮薄,想叫人出去一起逛街约会而已。

“他没空。”雷狮在这时发声,他声音很沉,听起来硬得很。艾比皱起眉头看了看雷狮,又回到安迷修的脸上。

安迷修还因为发情期的事情而倍感困扰,现在确实没有更好的心情陪女孩子逛街。

“艾比小姐,不是借口,我今天确实和雷狮有约,所以,下次吧,行吗?”安迷修真诚地说。

艾比看了看他的眼神,兴许是看不出有任何的狡黠和谎言,便点了点头。她对这块地盘没有什么好印象,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安迷修也不会来。艾比说了声再见,打个旋风就没见人影。

见人走了,安迷修才看着雷狮,感觉雷狮的情绪就像天气一样变化莫测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你搞什么?”雷狮高声反问他,“就这么喜欢和那个傻狍子约会吗?”

安迷修皱眉:“别这么随便说一个女孩子。”

“你很喜欢她?”雷狮的语气更强硬。

“你又发什么脾气?”安迷修实在是跟不上他的节奏。

“反正你就是没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。”雷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说完就要走。

“你不高兴就要走的臭毛病,到底是谁惯的啊。”安迷修急忙拉住他的手。

雷狮也觉得拉拉扯扯实在很傻逼,他不爽的是,安迷修到底是怎么回事?别人随便勾勾手指就能勾跑了。他如果把谁当做独一无二,那人必须也要将他当做特殊的独一无二——就算是朋友,他也不想要跟任何人分享。

“我没有不放在心上,没有不在乎,行吗?”安迷修说。

他们在走廊上动口又动手,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对眼睛在悄悄地注意他们。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回来了,趴在远处看得最欢,她对上安迷修的视线,甚至欢愉地吹了一个口哨。安迷修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,侧过身去对雷狮说:“行啦,每次都得帮你顺毛。”

雷狮冷淡地从鼻子哼出一声,却没甩开他的手。

安迷修之所以对雷狮充满包容,无关他是否温柔,无关他是否有太多同学爱,只是很单纯地想对一个人好而已。雷狮起初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场太强烈了,一直令他印象深刻,他上课的时候总是看着窗外,要么就是睡觉,谁也不在乎。虽然盛气凌人,却不令人讨厌。

到现在,其实雷狮已经收敛很多了,所以安迷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也不想让雷狮感觉失望。

 

最近会持续降温,伴随强降雪,外出容易出现意外,所以凹凸学院跟其他其他学校一样,放了几天的假期,所有人欢呼到恨不得掀开屋顶。

安迷修迎着冷风往前走,他吸了吸被冻得没感觉的鼻子,瞥了一眼旁边的雷狮。对方看起来比他冷得更厉害,额头,鼻子,耳朵尖都被冻红了,可是围巾也好,帽子也好,都没有带出门。他们从学校出来后,就直接坐车来了这里。

安迷修不知道什么是约会,只是当雷狮一个人闷得慌,出来散散心而已,并且打算吃个饭就直接回家。发情期不是小事,他没有伴侣,要怎么解决这个麻烦,得回去好好思考。万一实在不行,还是得告诉他师傅一声。安迷修正想着,忽然看见前面一家粉红的小屋。

“要吃吗?”安迷修指了指远处的一家冰淇淋,说完后自己都忍不住轻轻地笑了一下。他并不太清楚雷狮的口味,也不知道他吃不吃甜,只是以前总听师傅说,喜欢吃甜食的都是小姑娘,以后他找到喜欢的人了,约她出去吃总是没错的。雷狮随着他的视线看去,没点头也没说拒绝。雷狮不是小孩子,有时候安迷修却有意拿他这么哄。

可是现在安迷修算是知道了,雷狮真是不是那么好哄的人。

他们渐渐走近小屋,雷狮在窗口停下了脚步,安迷修当真买了两杯,也许是那个女孩子看安迷修顺眼,还多放了两颗草莓。

这么大冷天,手上拿着一大杯冰淇淋,安迷修感觉手指头都要被冻掉了。

雷狮一言难尽地看着安迷修递过来的冰淇淋杯,竟十分语塞。人都是很贪心的,得到一点,便自然地会想索取更多,况且雷狮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多贪婪的人。

他对谁都漠不关心,自从洞穴离开后,性格变得冷酷暴戾,所有人都认为他进入抵抗的叛逆期,只有他知道是怎么回事。雷狮到头来才发现,如果再任由他人随意掌控,并安排自己的命运,又如何对得起,他曾在那片黑暗的地方刀尖舔血,垂死挣扎。

雷狮伸手接了过来,他张了张嘴巴,顿了半晌才开口。

“不要这么迁就我。”雷狮低声说。

安迷修愣了愣才接话:“我怎么迁就你?”

“就好像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雷狮看着他,然后移开了目光,看向对面的马路,“别给我这种错觉。”



TBC.

  1361 21
评论(21)
热度(1361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