秃杉

斯为泰山而不骄/忙,更新暂缓,没坑

 

【雷安】其实他喜欢你 04(完结)

安迷修:你什么时候能不装逼。  雷狮:承认吧,你不就是喜欢我装逼。

/ABO题材:雷狮A,安迷修O

/涉及性爱描写

“你敢说出口吗?”

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,安迷修这句话还像旋风一样在他脑海里盘旋。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安迷修,他亦用过各样各样的方式去招惹安迷修,可这句话不一样,对于雷狮而言,它就是危险本身。

Alpha之间总是有很愚蠢的竞争,雷狮早已习惯别人以他为中心,向来也很少有看得顺眼的Alpha。Alpha这种生物有种天生的傲慢与优越感,自认为自己天生超凡,自然不能容人。所以或许雷狮得承认,安迷修一开始本就足够特别。他那时候多野,人又傲,和别的Alpha打架出过一次意外,令他在床上老实地呆了三个月,当然对方情况也不比他好多少。他那时候还不满十六,正是最尖刻最锋芒毕露的时候,成天在家不是跟他爸斗智斗勇,就是和他不怀好意的大哥阴森森地交流“感情”。

他会毫不在乎、毫不掩饰地在家里观看色情片,在有人试图来教训他时,他就总是义正言辞地一脸嘲讽:看这些不犯法吧?

当然不犯法,只是他爸被他在家呆的那几个月差点气出病来。

那时候他翻了不少旧书房的书,各式各样的都瞅两眼,不感兴趣的翻翻就扔了。

保姆每天最战战兢兢的时刻就是去他房间里收拾东西。

那几个月大概便是他读书的巅峰了。所以安迷修说他虽然看起来流氓,倒也算是个挺有文化的流氓。他对爱的解读完完全全地只来自于书中,雷狮不是那种人,不会拿别人失败的婚烟和爱情来做例子而产生失望,重点在于,是他认为自己本身就与“爱”这种词太不相称了。

 

雷狮坐在驾驶座上,抽了两根烟,路上行不行走过几个行人,大多都是校友,三两成群,还有往周围酒店和宾馆去的小情侣。他不意外安迷修的反应,如果他笑着接受,雷狮或许反而以为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阴谋。

他一生从未被拒绝过,安迷修还真是挺有种的。

雷狮拿起手机找出了对方的号码,然而有些话刚才不说,现在才来继续好像也没有意义了。何况安迷修会做何反应,他不去猜都一清二楚,思及此,他心里的那点小烦恼逐渐灰飞烟灭。

他把手机丢到副驾驶上,看着越来越冷清的黑夜,启动引擎踩尽油门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这条大道上。雷狮回去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两点,中途跑了出去,回来脸上带伤还一身油腻得一言难尽的烧烤味,简直不要太潇洒。幸亏老头子作息规律早就睡下了,不然指不定又会怎么教训他。

他大哥倒还是在大厅坐着,雷狮看也没看他,只是把车钥匙丢了过去。他那时候出去得急,哪里还顾得上找别的车。

兴许是很难看到他现在狼狈的样子,他大哥用很感兴趣的目光研究他几秒钟。雷狮看看自己不得体的衬衫,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印了半个脚印的裤子,可不是吗?他自己看着都能气笑了。

“这么失态 ,这可不像你啊雷狮。”他大哥一点也不介意让他脸色变得更差。

雷狮充耳不闻地上了楼,这栋百年的老房子有着极高的穹顶,水晶灯使事物的暗影影影绰绰地映照在墙壁上。他以前就觉得这里安静、冰冷、不近人情,人在这里呆久了仿佛心里都会跟着闷出病来。他们雷家多得是这种人,或许他避无可避,亦难逃一劫。

 

雷狮醒来已经大中午,完全错过了一早上的课。外边阳光灿烂,那么点阴暗的心情都被晒得蓬松了些。雷狮没继续在家里给彼此添堵,吃过午饭就开车到学校去了。

安迷修恐怕以为他会躲着他吧,可是雷狮偏偏不按套路走,到了学校就千方百计地想去堵人。

其实安迷修昨晚也没怎么睡好,他说的那些话听起来是挺牛逼的,可他没料到自己会失眠,在凌晨四点半还翻着身体当烙饼时,心里不免又里里外外地咒骂了雷狮一顿。他们最近的课程都挺忙的,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,安迷修三点前没课这时正窝在图书馆试图让自己打起些精神。

他做事都有习惯,就连坐的位置也会按照喜好,所以雷狮相当轻易地就在二楼找到了他。咖啡因没有起到作用,反而更令安迷修昏昏欲睡,他状态不好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。雷狮当即就在心里冷笑了几声,内心一阵暗爽,看来安迷修也没看起来那样那么游刃有余;跟之前装Alpha一样,这人表面功夫当真是一套一套的。

他本还在考虑走过去时第一句话应该说些什么才好。安迷修却像有感应似的,在他靠近的那一刻,就回了头,愣了愣,意识在那瞬间像脱离出去,某种控制控制了他的嘴。

“你早上没来。”

“这么关心我?我当你一点都不在意。”

安迷修脸上飘过一丝尴尬。

雷狮勾了勾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,他如同带来了新鲜空气,这种信息素像影子一样围绕在他周围,安迷修克制住了自己去闻他。

对面的桌子坐了人,这地方没几个人说话,所以尽管他们放轻了语气,还是惹来了几个白眼。

安迷修只想好好学习,吵架斗嘴还是谈情说爱,这会怎么都得暂时放下。

“我头疼,现在没工夫搭理你。”安迷修微微皱着眉头说,看起来真的有几分难受的样子。

雷狮虽然横行霸道,可是也没本事让老师不挂他科啊,所以这次听安迷修说完这话就笑了。

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听我说追你,就自作多情成这样了。”雷狮满脸促狭,笑起来的那副德行真心可气人,“真没人来找你,只是顺便打声招呼。”他带了背包,当真拿出了书和笔记本,还顺便朝他身上丢了一盒东西。

安迷修警惕地看着他,拿到手上看,心里微微诧异,说不清是些什么滋味。以前临近考试会熬夜看书,他隔天会头痛,雷狮一般这时候尽捡风凉话说,可是说完又会给他丢来这东西。

“糖是甜的,看什么?还要我亲自剥出来喂你?”头一次的时候雷狮就是这么说的。

安迷修知道这个东西,有点小特别,算是万能药,最重要的是止疼,Omega可以吃。他本以为雷狮会离他远点的,然而没猜对,也错得一塌糊涂。昨晚不光是他在质问雷狮,同时也是在拷问自己。

他喜欢你吗?别傻了。

“你……”他踌躇着开口。

雷狮看也没看他,冷笑一声,只是兀自说:“你昨晚能睡着就有鬼了,安迷修。”

还是以防万一,防和谐,点我

——完——

ABO这个题材不写发qing期好像有点浪费,也许会以番外的形式写。

尬完了这个结尾,非常感谢看完的朋友们,读完希望得到评论呀,不要让我一人尬舞,周末快乐,感谢~~~

  1591 90
评论(90)
热度(1591)

© 秃杉 | Powered by LOFTER